“他们找遍了整艘飞船……只在后翼舱门边上找到这个。”

    飞船发射区域的宽阔平台上,红发青年摊开手,一颗白色贝母纽扣静静躺在他的掌心。

    在他身前,宗霆冷面而立。

    男人从他手中捏起那颗纽扣,视线聚焦在纽扣流溢着贝母幻彩的表面,眸光沉沉。

    “他上了飞船,又通过工作人员舱门下船,”宗霆缓缓道,“而你们三个人都没有看住他。”

    鲁西迪吹在身体两侧的双手轻轻握拳。

    他低下头:“是我的无能,属下自愿领罚。”

    “陈友霖呢?”

    鲁西迪马上道:“我们第一时间就把他控制住了,目前没让他知道少爷的消息,他还以为我们要把他在校外收受家长贿赂的证据移交审判庭,已经哭着求饶很久。”

    宗霆转过头,看向那架已经延迟出发的飞船,“他走工作人员通道,只能沿着地面中心的路走。如果无人接应,在关闭后勤出入口的情况下,他不可能出得去。”

    “我们正在排查所有出入口处的监控摄像。”

    宗霆收拢手心,把那颗纽扣放进自己右侧口袋。

    “不必排查出入口,重点检查港口内部监控。多派一支队伍过来,进行地毯式搜查。”

    帝都星晚上7点49分。

    宗霆的亲信部队“强袭”小队约二十余人已进入客运港,悄无声息地控制了客运港所有出入口。

    客运港调度中心大厅内,巨大的无介质全息投影光屏同时播放着一千二百个实时监控画面。

    宗霆站在光屏前,面无表情地盯着光屏。

    洛特斯站在他身侧,一手摸着下巴,眼角弯弯,看了看宗霆冷峻的侧脸,又看了看光屏:“呀,看起来很难找哦。”

    宗霆一言不发。

    忽然,那双黑色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流光。

    白手套虚指光屏的左下角落,“把这个监控摄像放大。”

    画面很快被放大数百倍,高清摄像头呈现出清晰的图像——

    四面密封的走廊中,一个单薄而颀长的身影,从一队清洁机器人后面匆匆走过。

    “咦?”洛特斯在旁发出惊讶的声音,“你的小妻子还挺聪明,一直藏在清洁器人的储物肚子里。不过这个方向,可不是出去的路。”

    宗霆没有理他,转身便走,“c2楼6层。”

    c2楼6层。c2楼6层。

    宗霆在心中默念着这个位置,眉头越皱越紧。这里是到不了港口外面的,只能越往上走,越靠近顶楼,他想要去哪里?

    帝都星晚上7点53分。

    人工暴雨准时开始落下。

    大风吹拂雨帘,一排排硕大的雨珠斜着降落,在宽阔平整的顶楼天台上激起片片白色水花。

    兰沉双手插兜,若有所思地站在天台边缘,脚尖离踏空只差一寸。

    他浑身已被大雨淋湿,本来就只穿了一件薄衬衫和一件短外套,被雨一打,衣物面料遍都黏在了身上,显露出瘦削的身形。

    雨水甚至顺着他的裤子从裤脚流淌,淌至鞋尖,汇满鞋底。

    但他看起来一点也不狼狈,甚至显得从容。

    他摸着口袋里那两把钥匙,低头笑出了声。

    ——怎么会这么好笑?

    身份id卡、房产钥匙、飞行车钥匙……所有这些都由陈友霖转交给他,似乎陈友霖说什么,兰沉都会轻易相信。

    是个正常人都会察觉出不对。

    陈友霖一个普通大学副教授,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能力,让兰沉悄无声息地在宗霆眼皮子底下离开帝都星,还给他准备这么多东西?

    兰沉是恋爱脑,但不是笨蛋啊。

    太搞笑了,宗霆好像还不怎么习惯当一个骗子。

    那就让他,来教教宗霆该怎样说谎。

    兰沉抬起头,脸上挂着微笑,心中默念倒数。

    五。

    四。

    三。

    二。

    一。

    “砰!”

    顶楼天台没有关紧的小门被人从里向外踹开,门扉撞在墙壁上,发出响亮碰撞声。

    蓝色闪电劈开天空,少年凄惶转头,一瞬间闪电亮度几乎让所有人致盲。

    紧接着,天际沉雷炸响,如巨石轰然滚落。

    雷声轰鸣中,宗霆一身黑色军装,白手套耀眼无比。

    他从门后走向天台边缘,身后跟着洛特斯和鲁西迪。

    大雨顷刻将他覆盖。

    雨声夹着绵延不绝的雷声,冲击耳膜。

    少年站在天台边缘摇摇欲坠,单薄的身体在雨中,像年幼的树被风吹得东倒西歪。

    宗霆死死盯着他,紧攥手心,哑声道:“你别动。”

    兰沉故意折磨他,侧过脸,露出失聪的左耳,示意临时人工耳蜗丢了,雨势又大,他根本听不清声音。

    雨幕中,少年神情凄然。

    他无声地用手放在耳后,掌心拢成一个扩音器的姿势,似乎这样就可以听到宗霆在说什么。

    宗霆在看到他动作的那个瞬间,忽然觉得连喉咙都焦灼在烧。

    心脏有一秒钟的短暂骤缩。

    他又走近一步。

    兰沉站在天台边缘动了动脚尖。

    宗霆止步。

    兰沉的视线从宗霆身上移到他身后的洛特斯·怀特身上。

    洛特斯不知道从哪里顺了一把伞上来,撑开伞站在宗霆身后,气质高雅,身姿挺拔,好看得像一株发光的白色郁金香。

    跟他相比,少年是那么苍白狼狈,如同黯淡的纸页。

    即使到现在,宗霆也和洛特斯·怀特在一起么……?

    少年眼中渐渐浮现出绝望,神采在一点点消失。

    宗霆察觉到兰沉的情绪变化,立刻说道:“你先冷静一下,过来。”

    “就是,千万别做傻事,”洛特斯提高声音,“为了别人做傻事,可不值得。”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

    活生生要将少年往死路上逼。

    兰沉低下头,手在发抖,指尖摸着那两把钥匙,几乎都快——笑得想死。

    吗的,宗霆这表情,也太精彩了吧!!

    这表现力可以啊,宗霆,宗大壮,看不出来面瘫还能有这么复杂的微表情!

    “是你让老师骗我的吧。”少年垂首,声音轻飘飘似要被风吹散。

    宗霆无言,只攥紧了手心。

    “你甚至都不想再看到我了……”兰沉颤声说道,再抬起头时,眼睑已经发红。

    雨水顺着他的头发滴落至面庞,在尖尖的下巴处汇成了小小溪流,让人分不清他脸上的是雨水还是眼泪。

    他轻声质问:“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当初,要和我结婚呢?”

    他精准无误地戳中了宗霆的逆鳞。

    星际狗血渣贱文中的霸道总裁plus版——霸道上将,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戳中他的逆鳞的!!

    宗霆不会向任何人透露他迎娶兰沉的原因,和背后的真相。

    他紧抿双唇,表情冰冷,眼神在少年看来冷淡无比。

    根本不愿解释半个字。

    兰沉看见宗霆那瞬间冷下去的眼神,就知道自己戳对了地方。

    可以可以,打脸进展很快,天时地利人和,不如再加大一点力度——

    给宗霆来个大耳刮子!

    少年的嘴角艰难地向上提了提,露出一个像哭,又像在笑的神情。

    他伸手捂住小腹,将演技发挥到极致,眼圈泛红,轻轻说道:“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你知不知道……我们的孩子没有了。”

    哔——

    被他关闭的ai系统忽然强制开机,在他耳边拉响尖锐警报。

    【宿主,过了过了,演过了!!这本不是abo生子文啊啊啊啊!!!!】

    兰沉:?

    兰沉:“。”

    唉呀,出现重大失误了。

    可是……这本,怎么会不是abo呢?

    时间短暂地,停顿了一秒。

    一秒钟后,那个被称作帝国利刃的男人瞬间猩红双眼!

    宗霆红着眼睛,一步一步在雨中走向满脸疑惑的兰沉,声音沙哑得像一头受伤的猛狮:“你和谁的孩子?”

    ……这下要寄咯。

    兰沉被男人用力拽向怀中,力气之大,似乎都快要将他的骨头绞碎。

    好疼。

    从来不舍得花兑换点开疼痛免疫的兰沉皱起脸,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一句话都没有回答。

    剧情提纲、来到这个世界中的画面、他在诊疗中心看到的电视剧、alpha、oga……所有线索不停在他脑海中闪回。线索织成陷阱,铺天盖地的罗网迎头朝他罩下。

    冷不丁有一把黑暗中的匕首,寒光反射莫可名状的恶意,从背后捅向他。

    他突然头痛欲裂,像有一把尖锥在钻进大脑,太阳穴都在发跳。

    但双眼中,却忽然腾起鲜明的怒火——

    穿书局!

    这是一个……这是一个穿书局用来对付他的陷阱!

    是穿书局,不停地安排一些出现“alpha“和“oga”的画面诱导他,甚至在总结世界观时故意含混不清,让他误以为这是一个abo世界。

    可他明明已经按照穿书局的要求,做完所有任务了——穿书局还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刻意隐瞒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信息,给他安排误导事件,就为了让他任务失败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