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沉:。

    小学鸡皇太子偏偏要往枪口上撞,怪的了谁。

    他直接将陆昂拉进黑名单。

    弹窗跳出:[vvip至尊钻石用户vl.9999]lion已使用vvip特权消除黑名单,并已设置“黑名单保护伞”专项特权,您无法在三十分钟内再次将对方加入黑名单。

    lion:?

    lion:拉黑我?

    lion:解释。

    ……这软件到底还有没有人管了!离谱!

    兰沉直接在后台里关闭这个社交软件,再也没点开登陆。

    直接把聊天软件那头的陆昂气笑了。

    在连发了十几个问号都没有得到回复后,皇太子殿下恶狠狠关上光脑,黑着脸转过身:“他竟敢不回我信息!”

    巴伦站在他身后,手肘靠在柯林斯式大理石柱子上,一边侧身让收拾东西的宫内女仆经过,一边懒洋洋笑道:“您着急什么,反正明天游学活动肯定能看见他,您就这么急着收拾他吗?”

    陆昂摆出臭脸:“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着急?”

    巴伦“哈”了一声,举起双手说:“没有,我没看到,是我瞎了。”

    表情却十分揶揄。

    陆昂啧声,正要呵斥他几句,却被他的内厅女官截住话头。

    “——殿下,请问您要带上哪一顶冠冕?”

    打扮干练的女官走上前,向陆昂屈膝行礼,侧身展臂,露出身后站成一排的五个女仆,女仆手中各自端着一个暗红色天鹅绒软垫。

    每个软垫上都放着一顶璀璨夺目的冠冕,造型各异,无不精致华贵。

    陆昂却看都没有看一眼,无所谓地说:“这种小事你自己看着办。”

    女官点点头,神态从容,早已习惯陆昂的目无下尘。

    她从软垫上小心翼翼地捧起一顶皇冠,展示给陆昂看:“那臣下就帮您把这顶‘巴比伦之冠’列进这次出行的仪仗名录里。”

    这顶冠冕是结构美学的极致,它不像寻常的巴洛克式冠冕采用那种主钻镶围的传统造型,而是由三十三条钻石连缀的“星链”交错而成,几十颗大小不等、颜色深浅不均的稀有绿钻洒落在钻石弧线之中,犹如一座错综复杂的巴比伦空中花园。

    皇太子满不在乎地摆手:“随便你。”

    他满心只有该怎么折腾那个讨厌的平民sig的各种念头,根本无暇再去关心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转了个身,又一手握拳拍向手心,兴冲冲向巴伦道:“我知道了,我到时候……”

    他兴致高昂,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这幅模样有多么罕见,让巴伦颇为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随后低下头,但笑不语。

    次日,按照学校发的通知,帝大学生们都在c区最大的一处星际客运港集合,乘坐帝大专用的中型民用太空飞船前往西里亚。

    兰沉早早到达客运港,作为伴游助教,他要负责帮新生们解决所有一路上可能出现的问题,包括像是忘记了行李放在哪儿的这种小事。

    他提早登上飞船,在客舱里安排新生们陆续入座,忙活半天,才在即将开始航行前半小时有了休息时间,坐到自己座位上休息。

    还不忘见缝插针地卷一下学习,用光脑看几道物理模拟题。

    刚做完一道题,他就听到身后座位上的新生在说:“喂,看外面,那是什么?是……战机?!”

    兰沉随之看向客舱窗外。

    就在他们这艘太空飞船不远处,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架深蓝色涂装的太空战机。

    午夜蓝,是莱茵帝国皇室禁军专用飞行器的特殊涂装。

    看样子,这架战机是来护航他们所乘坐的这艘飞船的,原因不言而喻。

    他扫了一眼便收回视线,继续埋头做题。

    飞船开始升空,很快抵达逃逸速度,突破大气层进入宇宙,舱内广播正在播报:“飞船正在加速,即将进入第三宇宙速度,负压空间暂时关闭……”

    而那架战机也一直跟在他们的飞船后面,从兰沉的座位望出去,依旧能看到深蓝色战机在不远处的宇宙中发出隐约灯光。

    客舱里忽然响起沉重密集的脚步声。

    一队禁军士兵全副武装走入客舱,为首的是一名佩戴着上尉肩章的军官,腕上光脑打开着。他低头看了一眼光脑,又扫视一圈客舱内所有乘客,很快将目光锁定到兰沉的身上。

    他大步向兰沉走来,在兰沉身前停下,“您好,太子殿下请您去休息室一叙。”

    说话很客气,但他身后站着的那一排禁军士兵看起来却并不客气。

    兰沉合上光脑做题本,朝对方笑了一笑。

    他从容起身,什么都没问,微微一扬下巴:“走吧。”

    “您跟我来。”

    禁军上尉带着他穿过客舱,登上飞船上层空间,进了一间最大的套房。

    特权阶级真的可恶,他们普通学生只能在下面坐几百人一间的经济舱,有人却独享整间套房,不仅有客厅、卧室、餐厅,甚至还有个豪华书房!

    不行,必须得想办法白嫖一下。

    兰沉被带进房间,那名禁军上尉自觉退下,还轻轻关上了门。

    就在他身前,陆昂闲适地坐在一张沙发上,背后是整面透明的玻璃墙,可以看到深邃无垠的广袤宇宙。

    地上是随意散落的手工羊绒毯、王权宝珠,各种昂贵精巧的小物件被扔得满地都是。

    “你找我做什么?”兰沉冷着脸问他。

    陆昂歪过头,勾起嘴角:“他们说你是我们的助教,那我遇到问题了,是不是该找你呢?”

    “什么问题?”

    陆昂站起身,走到兰沉面前,双眼的午夜蓝颜色比身后的那片宇宙更加浓郁。

    “那群白痴把本来给我准备的一箱蓝洞水弄丢了,不知道被放在货仓哪个角落,作为伴游助教,你是不是该帮我去找找?”

    他双手插兜,俯身盯着兰沉说道。

    兰沉面无表情地侧身,像是不想与陆昂距离那么近,“茶水间有饮用水源。”

    陆昂低笑一声:“你让我喝这飞船上的循环饮用水?”

    “你爱喝不喝。”

    兰沉甩下这句话便作势要走,陆昂立刻扣住他的肩膀:“喂,你这么不为同学着想,要是被教务处知道了怎么办?”

    居然还拿教务处来威胁兰沉,看样子已经把兰沉这助教工作的来由查了个底朝天。

    不得不说,用心得让兰沉感动,甚至都有些怜爱了。

    这么天真,这么傻。

    兰沉装作气急,“你威胁我?”

    陆昂耸耸肩,“我只是提醒你,这也叫威胁?你好像很需要这份工作,我好心让你不至于丢了工作,你却态度这么差。”

    兰沉冷冷看他,双目清明,眼神沉静:“陆昂,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无聊。”

    陆昂不笑了:“谁准许你直称我的名讳?”

    兰沉直接转身,不想再与他多话:“我去货仓给你找水。”

    他连背影都看起来满是抗拒,白衬衫扎进裤子,勾勒出一截纤细腰肢。

    ……真的和陆昂记忆中的朱利安很像。

    陆昂眼神复杂地看着的背影,直到兰沉合上门,仍站在原地不动。

    不悦的神情却已消失无踪,只剩一丝徒然。

    他故意用斥责去掩盖刚才那一瞬间,兰沉叫他名字时的悸动。

    那个语调……简直和朱利安一模一样。他们连声线都如此相似,几乎叫陆昂完全无法分出区别。

    但朱利安已经死了。

    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朱利安,兰沉也好,所有他以前见到过的那些和朱利安能有几分相似的人也好,都不过是朱利安拙劣的仿冒品。

    只有朱利安是独一无二的。这些赝品……不过就是玩具。

    没错,玩具。

    只要用来给他解闷就好了,玩具而已,他们哪里比得上朱利安一根头发。

    陆昂沉默不语,走回沙发前坐下,踢开脚边那颗碍事的纯金十字王权宝球,打开光脑,开始看货仓那边的监控。

    他故意让人把那箱蓝洞水藏在货仓一个隐蔽角落,一百多平的货仓里堆满了学生们的行李,兰沉要一个人找到那箱水,并非易事。

    无所谓,他就是无聊又如何,只要看到这个sig吃瘪,便足够有趣了。

    陆昂津津有味地看着监控中兰沉在一堆堆行李小山中穿行的画面。

    兰沉找得很认真,一个个箱子认真翻找过去,不停蹲下、起身,不多时,就已经累得只能扶住边上的货架,坐在地上不动了。

    监控中的清瘦身影坐在那一动不动,背对着镜头看不见正面,不知道在干什么。

    而实际上。

    兰沉:随便装装样子找找就行了,偷偷卷会儿。

    他竟然聚精会神地在光脑上解题!

    刚才那道题差点思路就被打断了,他一直挂念着那道还没解完的题,大笔一挥,直接把算式写完,成功得出答案。

    陆昂莫名紧张起来,正准备让人去货仓看看怎么回事,兰沉又突然站起了身。

    ……陆昂松了口气。

    兰沉:啊,做完题了,好空虚。

    他收起光脑,走向那个早就被他发现的箱子处,掀开上面的黑布,打量着这个巨大的橡木箱。

    箱子里放了一打琉璃瓶装蓝洞水,很重,兰沉弯腰去搬,刚好能让他搬动箱子,但最多只能踉跄走几步,凭他一个人,是根本不可能搬得走这箱子的。

    陆昂确实很会折腾别人。

    大概生下来就已掌握这个本领,全皇宫的仆从,都等候着他的差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