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神秘鲜花市特产特供特销的双星文学

    看着面前这个金发大帅哥。

    兰沉脑海中只有一句话——

    他的杏生活啊啊啊呜呜呜啊呜呜呜!!

    这就是他会走路的杏生活!!

    好日子终于要来力!!

    《娇软美人的X乱日记(双)》。

    有经验的读者一看名字就会知道, 这是一本某神秘鲜花市特产特供特销的双星文学,在每日热推畅销榜前三的那种。

    不可否认,穿书局业务涉及面极广, 从终点龙傲天文学到同仁攻抚慰文学,无一不包, 又怎么会错过鲜花文学这片巨大的红海。

    这本的剧情也非常迎合鲜花市近些年同样流行的笨蛋美人系列,简单粗暴,就是一位笨蛋娇宝小少爷在一次星际旅行中,被星盗给绑上了飞船酱酱酿酿的故事。

    由于太有鲜花特色, 在系统的剧情提纲上,绝大部分剧情都被穿书局暴力打上了马赛克,只留下一些重点情节。

    然而出现问题的,正是这些重点情节。

    按照常理,类似主题的作品大多都是小甜文, 攻受之间即使再如何缺少情感互动,也会在一次又一次的鲜花才能出现的接触里, 狠狠爱上对方(的身体)!

    可是这本书的原作者或许是搞凰搞得太投入,忘记了补充上这一关键要素。

    结果, 便导致了剧情如脱缰的野马般一发不可收拾。

    原著受——当然,在剧情提纲由兰沉接受后, 自动变成了兰沉的名字——逐渐对绑架他的星盗产生了斯德哥尔摩情结, 不可避免的, 他开始越来越迷恋这个X大活好的肾宝男。

    但星盗却从未对他产生过丝毫感情。

    他只把兰沉当成他的玩具, 又怎么会把他看成一个真正具有独立人格的个体。

    他想尽办法对兰沉开发各种玩法,所有在鲜花市能看到的、所有具有惊人想象力的各种情节, 都一一上演, 直到兰沉被彻底玩坏。

    这里说的玩坏, 是真的“玩坏了”那种,从身体到心理,都彻底崩毁。

    在兰沉没有一点点利用价值之后,星盗则毫不留恋地把他随手丢弃在了一个荒废星球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男人只要XX硬了,心就会软”,这条普世真理在星盗身上,完全无法验证。

    这简直就是在挑衅鲜花世界观!

    即使是抗压能力强大的鲜花网读者们,也无法接受这样的剧情安排,流水一样的投诉纷纷飞向穿书局。

    所以不出意外,这本书成为了兰沉的任务之一。

    兰沉:杏生活杏生活杏生活!!

    他心中早已有了如何折磨对方的计划。

    不就是把他当工具人嘛,无所叼谓,任何渣攻,终将绳之以法!

    他装作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一样,愣了一下,看着身前的机甲驾驶员,小声道:“喂、你在说什么?你什么意思……我才不是什么公主!”

    少年带着些羞恼,瞪了他一眼,却完全不晓得害怕。

    他仍以为这位机甲驾驶员,是巴伦派来的帮手,并不知道这架机甲真正的驾驶员,早就被拧断脖子扔进了太空。

    现在坐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背负着无数条人命的、罪行累累、被全宇宙联合通缉的星际大盗。

    埃德加含笑看他,戴着战术手套的手指隔着空气膜戳了戳少年那气呼呼的脸蛋。

    “真可爱啊。”

    他低叹道。

    太可爱了……见到这么可爱的小东西,总忍不住……用力弄死。

    要忍住。

    兰沉脸上一下绯红,像从没被人这样狎昵触碰过一样,震惊地微微张唇,“喂,谁允许你、你碰我……”

    驾驶员挑了挑眉,在兰沉的目光中,将那根碰了兰沉面颊的手指慢慢往下移,摸到兰沉的双唇,在他的唇瓣上揉捏。

    兰沉本想推开他,却惊愕地发现,自己被绑在副驾驶座椅上,一动都动不了。

    只能被人用手指按着他的嘴唇揉来揉去,嘴巴都合不上了!

    “……认识一下,我叫埃德加,小公主。”驾驶员笑嘻嘻凑近他,眉峰凌厉如刀,是异常俊美、又危险的一张面孔。

    这个人坏死了!

    兰沉气得直瞪他,却只能收获对方愈加灿烂的笑容,叹问:“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埃德加低低地笑出了声,终于放过他的两片嘴唇,用手轻轻拍他的头顶。

    金发驾驶员将目光看回屏幕,表情愉悦,口中道:“是时候验收一下我们的成果了……来,让我看看……切换卫星信号是哪个开关……”

    他低着头,还真在思考该按哪个按钮,视线在中控台上看来看去,最后像发现新大陆一般说:“啊,在这里!”

    兰沉更惊讶了,“你连机甲都不会操作吗?”

    埃德加”扑哧“笑了声:“原谅我一下,小公主,第一次开机甲,还不太熟练。”

    少年的脸上露出疑惑神色,他费劲地思考了下,才得出结论,“你、你不是原来的驾驶员!你是谁?”

    直到这时,他才察觉到危险,表情开始变得惊恐。

    埃德加按下中控台上的按钮,抬头看向屏幕,口中答道:“我?你的未来老公。”

    “你在乱说些什么呀……”兰沉立刻反驳,红着脸声音小小。

    显示屏幕上的画面,已经从机甲外的深空,切换成了西里亚地面上的实时卫星景象——

    他们整个学校营区,都已经落入一艘庞大的太空战舰的阴影之下,而那艘皇家禁军的午夜蓝战机,则搁浅在海滩上,机身残破不堪,零件到处散落。

    这是在刚才几分钟之内,结束的一场闪电战突袭。

    就在埃德加和兰沉在机舱内调笑时,他的亲信,已登陆西利亚东侧,用强大的火力,硬生生攻下被禁军和军方共同守卫的西利亚东海岸沿线。

    军部主力并不在附近,而且一时之间,也无法赶到——

    因为就在昨夜,他已在0.5光年之外,点燃了一场波及全宇宙的战火。

    本想干一票大的,绑架帝国皇太子,让帝国拿出一笔足够让他满意的赎金,没想到还有了个意外的收获。

    埃德加微微一笑,一边盯着屏幕上的画面,一边问道:“你和莱茵的皇太子很熟吗? ”

    他在推想少年的身份。

    刚才抱起少年时,他就看见了对方折起的袖口上,那个莱茵皇室的标志。

    还带着那么昂贵的皇冠……言语间和陆昂·尤里乌斯亦极为熟稔。

    看起来,他在硝烟里,采摘了一朵温室中娇养的小玫瑰。

    少年却已被屏幕上的景像吓得不轻。

    他面色发白,杏仁眼中隐隐又沁出泪光,喉中呜咽:“你、你到底是谁……”

    “怎么怕成这样?”埃德加瞥了他一眼,极轻快地说,“都说了是你老公了,嗯?别怕,我暂时还不想弄死你。”

    他把那么恐怖的话说得那么轻巧。

    少年恐惧地咽了下口水,身体不由地发起抖来。他不敢说话,生怕自己惹怒了这个男人,只能紧张地握紧拳头,竭力不让眼泪掉下。

    “看起来他们没什么收获,皇太子已经跑了,”埃德加看着屏幕,“怎么办,你说老公我该不该在你们那位上将没赶回来之前,把人手撤回来?”

    兰沉:呵,还知道我前夫哥厉害。

    急着当他新老公是吧,等前夫哥回来,有你好果汁吃!

    “你能不能、能不能放我回去……”他鼓足勇气开口,刚才那副颐指气使的模样消失不见。

    十分欺软怕硬。

    埃德加被他逗笑了,刚想伸手再去捏捏他的脸,一道耀目的光弹,便直冲机体背后!

    机甲被轰击得发出震响。

    “嘀嘀嘀,嘀嘀嘀,受击警告,机甲已收到损伤,正在计算受损程度!“

    舱内警报声瞬间大作!

    埃德加眼神一变,握上控制推杆,操控机甲向后转身,躲开了又一发朝他发射过来的光弹。

    显示屏已切换回外部画面。

    就在他们的几百米开外,一架风暴蓝色的机甲,正抬起手心,手掌中的复列位向能源炮口正在旋转,装填着下一发火力。

    “滋——滋——”

    机甲内部的无线电通讯被启用,喇叭里传来另一具机甲中,驾驶员的声音。

    “把他放了。”

    一道清冽而熟悉的声音,从对面的机甲中发出。

    少年面露喜色,飞快地说了一句:“陆……啊。”

    他急急忙忙吞下后面那个字。

    小公主难得反应机灵了一下。

    刚才埃德加就提到过“皇太子”的称呼,他们的目标或许就是陆昂。

    如果他暴露了陆昂的身份,这或许会对陆昂更不利。

    糟糕,好像要长出脑子来了。

    他在舱内东张西望,找到那个无线电通讯装置,激动地向对方通风报信:“这架机甲的驾驶员不是我们的人!他说他叫埃德加——”

    埃德加却掐住了他的喉咙。

    绿色双眼中是惊人的野心、和跃跃欲试的兴奋。

    他扬起一个嗜血的笑容:“老婆,你干嘛手肘往外面拐,对别人这么好?你刚才喊他……陆什么?”

    兰沉闭上嘴。

    他的杏生活还是很聪明的,只需要稍微一个提示,就能猜出对面身份。

    那双杏仁眼里盈满泪水,害怕到浑身发抖,喉咙被掐住,几乎无法呼吸。

    通讯还未被切断。

    战术手套越掐越紧,顷刻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