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唧。

    宇宙历9412年3月19日,陆昂·狄奥多西·尤里乌斯,第一次听到了自己梦破碎的声音。

    他不敢置信地看向对方——

    年轻俊美的面庞上满是哑然。

    但被他抱住的人,已经用肩膀推开他的臂弯,因为这个动作,白色衬衫领口微微拉大,露出一点清晰可见的锁骨。

    少年消瘦,却很漂亮,眉眼清冷,表情显得极不耐烦。

    他低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摔歪车把的自行车,回头质问这个校园里最尊贵的人:“为什么突然拽我?”

    陆昂瞪着兰沉,午夜蓝的双眼明亮如星。

    高傲矜贵的皇太子,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当面斥责过。尽管情绪还沉浸在刚才的惊鸿一面中,但他的理智已经回笼,此刻被冒犯的愤怒慢慢涌上心头。

    “你最好弄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他收回视线,仗着身高优势,高高在上地俯视兰沉。

    兰沉面色还是冷冷的,甚至带着点厌恶。他打量了下身前的陆昂,似乎尚未意识到对方身份,弯腰扶起自行车,口中道:“我在问你为什么拉住我干什么?还摔坏了我的自行车。”

    他有些心疼地用拇指擦拭自行车把手上的刮痕。

    陆昂几乎要被气笑了,每天有的是人排长队来见他,只为了能够跪下来亲吻他的鞋面,而这个人居然还在责怪他不该伸手碰到他??

    他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无法理解的怪胎。

    他双手插兜,甚至不屑于用手去碰兰沉,扬了扬下巴道:“你该感到庆幸,能在这里有和我说话的机会。”

    岂料那人用一种极端无语的表情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明晃晃地写着“他是不是有病”。

    ——兰沉的这个眼神出自真心实意。

    知道这小子大聪明,但不知道他能这么聪明。

    简直天降小学鸡。

    陆昂被这一眼看得怒从心起,他哽了一下,刚想张口斥责对方的不敬,少年就已经扶着自行车从他身边离开,一幅不想与他计较的模样。

    “喂——”陆昂伸出一条长腿,踩住对方的自行车前轮,挑眉道,“想跑?”

    敢这么冒犯他的人,这是第一个。陆昂不肯轻易罢休。

    兰沉冷着脸转头:“我们认识吗?你为什么要在这浪费我的时间?”

    陆昂嗤笑,反问:“你也配和我认识?”

    兰沉:……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道:“我不想和你认识,你弄坏我自行车的事情我也就当没发生过,请你让一下,我赶着去图书馆。”

    陆昂平生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不想与他结交。

    他气极反笑,那张俊美的面孔凑到兰沉眼前,勾着嘴角,“你知道我是谁吗?”

    兰沉站定,沉静的黑色瞳眸中映出陆昂的脸。

    不得不说,小学鸡般的皇太子殿下,在这个距离看,有着一份能让人直接审美体系重构的英俊——只要见过他一次,便再也无法接受其他类型的帅气。他的矜贵冷峭,与天生自带的高傲,如同星辰般闪耀。

    尤其是黑发蓝眼,正戳兰沉的私人杏癖。

    兰沉火速为皇太子的颜值打分:仙品!

    陆昂看着不说话的少年,正隐隐期待着对方在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后立刻惊慌失措——心里已经在爽了,却没想到少年只是平淡地别过眼神,道:“你是谁和我没关系,校规规定了在学校里所有学生都享有权利上的平等。”

    显然,他很可能知道陆昂是谁,但他不在乎,也不愿向陆昂谄媚逢迎。

    兰沉拧转自行车龙头,把自行车前轮从陆昂脚底下挪开,利落地扭身跨上车,没有理会一时失语的陆昂,右脚一蹬,潇洒离去。

    自行车轱辘在坡道上飞快转动,他弓起背骑在车上,塞进长裤的衬衫下摆勾勒出一截纤细柔韧的腰肢。

    他带走了一阵风。

    徒留陆昂站在原地,神情空白,连手臂都僵硬。

    ……

    借助校园网络,兰沉和陆昂的这个“小摩擦”似乎飞快地帝国大学里传开了。

    兰沉坐在图书馆自习区的椅子上还不到一小时,他就看见原本坐在他对面的那个男生,在偷偷瞄了他好几眼之后,匆匆忙忙地整理起东西,搬到了不远处别的位置上。

    而周围暗中打量的视线也越来越多。

    不少人在路过他身边时,还会加快脚步。

    兰沉转动笔尖,满不在乎。

    他懒得去看校园网络上怎么传播他的新闻,拿过旁边的一本厚厚大部头参考书翻开,继续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在《替身情人:霸道皇子别太坏》这本书里,他的人设和《嫁给帝国上将后我成了万人嫌下堂妻》那本有所区别。

    世界融合之前,作为一个sig(西格玛),兰沉在学业上表现平平,只能说是比大部分sig都要优秀,但在人才济济的帝大,他的成绩实在说不上亮眼。

    再加上婚后他的抑郁症日渐严重,已经影响到记忆力和思维能力,哪怕有心向学,却根本没了学习的能力,成绩便一落千丈,直至被学校发现端倪。

    但世界融合之后,他居然成了一个以笔试第一名的成绩入学的天才sig!

    没错,兰沉在这本书里,定位是本专业成绩第一、碾轧无数高等级同学的究极学霸。顽强得像一株野草!聪明得让人害怕!传说中的、校园文里读者最爱的清冷型学霸系草!

    也就是说,在努力攻略原著攻之余,兰沉为了能打出某几个特定的关键剧情,还背负上了巨大的学业压力。

    不仅门门功课都得拿满分,原著中他拿到的那些竞赛奖项,也要一样不落。

    兰沉:……这鸟班是一天都上不下去了!

    对很多穿书局员工来说,这不算什么麻烦事。

    只要花上150兑换点,就能在系统商城中购买一个“百分百正确率学霸答题器”,轻轻松松解决所有问题。

    但是对于兰沉。

    150兑换点,还不如要他的命。

    一个连痛觉屏蔽装置都不愿意买的人,更不可能花钱去购买一个答题器。

    所以他的解决办法,只有卷。

    给我往死里卷!

    生前何必久睡死后必会长眠追光的人终会光芒万丈我不知道什么叫做年少轻狂我只知道胜者为王,今日不肯埋头明日何以抬头努力只能及格拼命才能优秀,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学!学就完事儿了!

    兰沉当年读t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卷过。

    没想到现如今还要在穿书世界里卷生卷死。

    他在图书馆里卷得浑然忘我,直到一声收到新邮件的“叮咚”打断了他的解题思路。

    他放下笔,点开光脑查看邮件。

    是教务处发来的通知,告知他已被录用为一年级新生的学生助理,可以登陆个人中心后台接取工作任务了。

    这是帝国大学给学子们提供的校园工作岗位,让他们承担一些基础性的后勤教务工作,用以赚取生活费。

    不过帝大学费高昂,能有勇气就读这所学校的学生大多非富即贵,也不缺这点工资,所以申请这个岗位的学生人数其实少得可怜。

    这就让兰沉捡了漏,轻轻松松地通过了岗位申请。

    他在图书馆中一直卷到晚上七点多,等到肚子发出饥饿的提示声时,他才动身离去。

    宗霆给他安排的住处离帝大校园很近,即使骑自行车也只需要半个多小时车程,因此兰沉每天都是骑车来回。

    到达小区后,他把车停在车库,抱着几本书走出电梯,手里夹着一管简易包装的营养剂,打算回家继续卷。

    他的脚步在门口停住。

    那根他早上出门时夹在门缝的头发不见了,地上也没有。

    有人来过,打开了门,并且能看见地上有这么细的一根头发,还把它捡走了。

    为什么?因为这人是个强迫症完美主义狂。

    想也知道会是谁。

    兰沉扫完虹膜识别码打开门,屋内的灯果然亮着。

    穿着黑色军常服的身影正坐在客厅里等他。

    兰沉一秒切换模式,从疲惫的冷漠卷王脸变成悽惶的美少年。

    他抱紧手里的几本书,像是被吓得往后一跳,靠在门上,小声道:“你、你怎么来了……”

    宗霆站起身,先是环顾了一圈乱糟糟的屋子——这才搬来三天,原本温馨整洁的二居室已经乱得不堪入目,连沙发上都有咖啡渍的痕迹,然后才看向门口的兰沉。

    兰沉很有些心虚:搞这么乱他也不想的,实在是卷得没时间打扫……而且这些东西怎么就自己乱跑呢?这咖啡机,怎么就飞到沙发垫子上了呢?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兰沉此刻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常年不做家务的垃圾男,被负责给家里打扫卫生的冤种对象给逮住一样。

    这副心虚的表情落在宗霆眼里,便成了畏惧的躲闪。

    宗霆走到他面前,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才开口道:“吃药了吗?”

    这话说的,要不是兰沉知道他什么意思,还以为他在骂人呢。

    “刚在学校里吃过了,”兰沉低着头,从包里拿出方形药盒,里面装的都是医生给他开的抗抑郁药物,“等会儿睡觉前还要吃一次。”

    宗霆点点头,眼睛黑沉沉的,看上去无波无澜,语气很平稳:“离皇太子远一些,不要和他过多接触。”

    兰沉顿住。

    少年抱着书的手用力攥紧,他算是明白了宗霆今天特地过来干什么——原来不是因为三天不见想他,而是因为他见到了不该见的人。

    他脸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