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不能哦,我的小公主。”

    时间突然暂停。

    陆昂仿佛被人当头一棒, 连血液都凝固。

    他不敢置信地看向宗霆。

    嘀嗒。

    走廊上那座钟表秒针走过一格,发出清脆声响。

    “你在说什么?”

    “陆昂!”

    他的声音和兰沉同时响起。

    兰沉神色无比惊惶,在陆昂眼中定格成慢动作——

    他被门后的宗霆吓得倒退了一步, 又急忙抬头,抓住陆昂的衣角, 满面仓皇:“你听我解释……”

    宗霆的目光落在兰沉身上,右手微不可查地握拳,臂膀鼓出肌肉分明的线条。

    “兰沉,”他沉声叫他, “你想解释什么?”

    陆昂怔怔地看着他们。

    午夜蓝双眼如同破碎的一片深空。

    脑海中闪过好几个画面。

    兰沉在树荫里抬眼看他,一点也不害怕的模样;

    绿草如茵中,少年抬起头,倔强地与他对视;

    海边的山坡上,兰沉一边望向大海, 一边说:“我欠了一个人很多……”

    一切的一切,如同纸扇在他眼前展开, 闪电般前后贯连,他猛然间意识到了, 藏在兰沉话语背后的那个真相。

    被细致保护起来的、兰沉不愿让他明白的那个真相。

    而他竟然连这点查明事实的能力都欠缺。

    他被一个Sig耍得团团转,小丑一样可笑又滑稽。

    兰沉在他的自尊心上, 狠狠地踩下了一脚。

    在他最快乐的时刻, 有人将他拉下悬崖。

    这颗骄傲的、尊贵无匹的心脏, 第一次被人用这种方式刺入匕首。

    他无法再细想, 猛然间腾起一股携带着心碎剧痛的怒火,顷刻将他的理智全部点燃。

    那双午夜蓝的眼睛, 带着滔天的怒火看向兰沉。

    “你欺骗了我, ”他一字一顿, 眼睛里的蓝色浓郁到溢出,“好,很好。”

    兰沉面如纸色,轻轻摇头,眼中泛出水光:“我没有……你听我解释好,陆昂……”

    “你不配称呼我的名讳!”

    陆昂大吼出声,眼中厌恶浓烈到叫少年窒息。

    他朝兰沉高高扬起手,兰沉下意识闭眼,却在那只尊贵的手掌快要落下时,被宗霆一把握住。

    宗霆抬眸,黑眸深沉,有如一只被侵占领地的雄狮。

    “殿下,”他沉稳开口,不疾不徐,“还请注意您的身份。”

    这却是不折不扣的威胁了。

    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句吐露的话语,还有身上那股强大的、带着血腥气的压迫感,无一不在昭示着,比起陆昂,他才是那个真正拥有着帝国军权的在位者。

    他看起来是在提醒陆昂不要失去皇家的仪态风度。

    实际上,却是在告诉陆昂,他只是一个尚未登基的皇储。

    连皇帝都已经没有掌控帝国的实权,还需仰他鼻息,方能保障帝国四域承平,陆昂又如何在他面前,与他相比?

    ……陆昂输得一无所有。

    他从来是都被众人捧在神坛上的帝国皇太子,生来尊贵的人间之王,整片星域都只是送给他的礼物。

    一出生就被评级为Alpha,外表、能力、体格无不顶尖。

    他似乎根本不必沾染凡尘,凡尘便已随他索取。

    他只需坐在他钻石砌成的宝座上,就什么都有了。

    然而。

    宗霆一出现,仅仅是一句话,已叫他输得一败涂地。

    被漫天星光宠坏了的皇太子啊……

    他又怎么会经历过,真正无力和屈辱的时刻。

    陆昂看向宗霆,脸色一寸寸灰暗。

    皇子的骄傲被人打碎。

    年少悸动的一颗真心亦被人踩踏。

    兰沉就站在旁边,看着陆昂的脸色一阵阵变幻。

    心底都不由得怜爱起来了。

    唉!大壮真是的,我们陆昂好不容易心动一次,你却让他输得这么彻底!

    好可怜的小学鸡,真是让人不忍心。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加油!陆昂,你还年轻,一定能从今天的打击里站起来的!

    你到时候就能知道,只有权力,才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相信不久之后,你就能像今天的宗霆一样,把对方气个半死了。

    兰沉偷偷看陆昂,心想:恐怕今天以后,陆昂就要和他走起“我恨你又爱你所以我要口是心非折磨你”的剧情了吧。

    刷!剧情点给我狠狠地刷!

    后期的暗黑线剧情点,怎么也得提前给他刷完!

    兰沉不仅不害怕,反而还笑眯眯地暗中期待。

    唇尖轻舔唇珠,露出一点迷人的艳红。

    那是……以迷恋和爱情为食的迷人怪物,宣告开餐的微笑。

    小孩子的清纯过家家已经玩腻,接下来,就该到大人的时间了。

    陆昂拂袖而去,头也不回。

    兰沉装作绝望地朝他喊了一声:“陆昂!”作势想要追过去。

    立刻被宗霆拉住手掌,攥得他指骨都发疼。

    男人的掌心干燥、炽热,充满力量。

    他被宗霆拉向身前,双臂直接环抱他的腰身。

    宗霆背着走廊灯光,五官本就高鼻深目,现在眉眼直接陷入看不清的阴影之中。

    那是雄狮看向猎物的恐怖威压。

    是被别人触碰到了自己所有物的压抑愤怒。

    他直直盯着兰沉的双眼,脸上的血痕从颧骨划至下颌。

    兰沉仰头看着他,被他这种可怕的压迫感吓得身体发抖,簌簌落下眼泪。

    他都快忘了……自己的丈夫,真正的面目。

    他是一头凶兽。

    撕扯开少年脆弱的防线。

    叫人连心脏都鲜血淋漓。

    他被宗霆“抓”进房间。

    单人间宿舍是真的很小,仅有一张床,一套桌椅,洗漱都在走廊里的公共卫浴间。

    一关上门,不拉开窗,就像是密闭空间。

    宗霆高大的身躯在房间里几无下脚之地。

    他把兰沉抵在门板上,一手按在他脸侧,一手掐住他的下巴,强迫兰沉抬头与其对视。

    兰沉把陆昂给他的那个皇冠抱在胸前,身体发颤,哭得一抽一抽,眼中全是泪水。

    看在宗霆眼里,就像是他破坏了少年的一场心动爱恋。

    他好像成了那个最不该闯入的局外人。

    宗霆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很少对兰沉再这样凶戾过,哑声问:“陆昂把他的皇冠给你了?”

    他低眸看向兰沉手中那顶华美昂贵的冠冕,绿钻影影绰绰地闪烁。

    兰沉哭着点点头,又摇摇头,咬住嘴唇,一个字都不愿再多向他透露。

    呵,多么喜欢,坚贞到不愿向他交代他们的感情。

    宗霆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嘴里隐隐发苦。

    他伸手去碰那顶皇冠,却被兰沉用手挡住。

    “你不明白……”兰沉哭得睫毛都凝成一簇簇,他这样说着,全无向宗霆解释的意思,只是努力躲开宗霆探究的视线。

    宗霆无言地看着他的妻子,在他面前哀哀垂泪。

    “陆昂是太子,”他低压着嗓音,“……你以为,他们会轻易让你和陆昂在一起吗?”

    兰沉合上眼帘,难过地侧过脸,还是一句话都不愿回答。

    宗霆又道:“陆昂背后牵涉甚广,事关整个帝国的基业,他身边是最危险的地方,我早就已经告诉过你。你才是什么都不懂的那个……兰沉,你让我失望。”

    兰沉猛地抬起头,眼里泪光更加盈盈。

    他嘴唇轻颤:“我真的……让你很失望吗?”

    眼中全是心碎和绝望。

    宗霆不语,沉默地用手捧起他的脸,心里百味陈杂。

    兰沉的眼泪滚落到宗霆手背,惊人的滚烫。

    “那就当我,让你失望了吧……对不起……我没有想过……我已经太累太累了……”

    他已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却还不知廉耻地占据着宗霆妻子的身份。

    而宗霆因他失望,让他更不敢想象,宗霆最终看见他怎样懦弱地离去之后会有什么表情。

    说到底,是他欠了宗霆。

    是他鸠占鹊巢,让宗霆无法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

    那么还不如,让他来结束这一切。让宗霆能够没有后顾之忧地离开他身边。

    这颗千疮百孔的心,终于做出决定。

    他用手擦掉眼泪,低着头,坚定决然:“宗霆,我想和你离婚。我们回帝都星,就去离婚吧。”

    ……宗霆从一开始见到兰沉和陆昂时,就已经预料到他会说这句话。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已不能再容许任何人存在。

    宗霆心下,就像是明知道坏消息会传来,然而却依旧固执地等着,最终果然等到了那个坏消息时的感觉一样。

    有一种”果然如此“的喟叹。

    可尽管,他早已料到。

    但心头仍然升起一股勃然的愤怒!

    他从来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一身军功,都是在尸山血海中拼杀出来的,又怎会允许,自己的颜面被这样践踏。

    他觉得可笑,原有的对兰沉的愧疚与心动,如今纷纷变成了射向他的箭矢。

    无法原谅。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