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宗霆心里重重一沉,像是突然吞了块石头,舌根泛起冰冷难言的石腥气。

    他悄无声息地挪开视线,薄唇轻启:“是么。”

    而少年没有听出他语气里微不可查的嘲讽,还是欢欣地点点头,直起腰,刚想再说什么,却在看见宗霆已经低头开始处理公务之后,又落寞地慢慢缩回身体。

    宗霆的气场好像一下子变了。

    变得冷酷、生硬、拒人于千里之外,就像是他摔下楼梯之前那样——

    兰沉捂住肚子,扭过头,憋笑憋得肚子痛。

    要不是宗霆还在,他几乎要笑出声了。

    怎么样,我就站在你面前,表明了要让你一点点失去我。

    ……可你,有什么办法阻止吗?

    强权与蛮力,或许可以阻止一个人的脚步。

    但又如何……去阻止一颗心的复活?

    一下午宗霆没再和兰沉说一句话,埋头批阅军务文件,仿佛当兰沉不存在,无视了个彻底。

    少年发现了他的变化,却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又得罪了宗霆,只能想到或许是因为宗霆之前已经提醒过他不要与皇太子接触的缘故。

    所以是他又做错了事情,惹得宗霆生气。

    他忐忑不安地想再与宗霆说几句话,可无论他如何开口,宗霆都没有理他。

    完全回到了以前的样子。

    这似乎让少年的心一点点沉下去,他的脸色逐渐苍白,等到宗霆终于起身要走的时候,那张面孔上已经一点红润的气色都找不到了。

    他跟在他高大的丈夫身后,小心翼翼地问:“要回去了吗?\"

    宗霆没有回答,刷开虹膜锁,抬腿就走。

    兰沉走在他身后,看着宗霆毫不犹豫向前走的背影,低头拼命抿住嘴唇,笑都要笑发财了。

    宗霆那两条大长腿走路步步生风,兰沉得小跑才能跟上他,没几步已经气喘吁吁,即使这样,宗霆也不肯停下脚步等他。

    闹脾气了这是!

    唉,男人不能太宠着,一宠就得寸进尺。

    说到底就是折磨少了,还得好好折磨啊。

    兰沉无奈摇头。

    等宗霆终于走到接送他来往通勤的军部飞行车前时,兰沉额上已经有一层薄汗,连发丝都黏在脸旁,让飞行车前的保卫士兵都愣愣地看了他好几眼。

    这士兵常年负责宗霆的通勤,所以认识兰沉,但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军部看见兰沉。

    宗霆坐进车内,兰沉站在车外,尴尬地抓着挎包带,局促不安:“我可以上来吗……宗霆?”

    保卫士兵听到都惊呆了:将军夫人敢直呼他们将军的名字!

    他不动声色地又多瞄兰沉几眼,心里不禁充满敬佩:不愧是将军夫人!将军脸色这么臭还敢跟他搭话!要是他们,肯定半个字都不敢多说的。

    宗霆冷脸看向车外,没有表示。

    兰沉见状满脸失望地垂下头,故意道:“那你先走吧……我自己回去……”

    “这里是军部,”宗霆冷冷开口,“你想在附近找到公共交通吗?”

    少年立刻抬头,知道这是让他上车的意思。他好像生怕宗霆会反悔把他赶下车,忙坐进车里,连说两次“谢谢”。

    他和宗霆都坐在后排,宗霆坐在右边,他就整个人都贴到左边,两个人隔了很远一段距离,打个车都得20块。

    宗霆看了眼他们之间打个车得花20块的距离,身上的气场不知为何更加冷了。

    一路安静地回到上将府邸,府上佣人见宗霆和兰沉一起回来,又都暗暗吃惊,不多时,就有些小道消息在府中飞快传播。

    难道将军去接少爷放学了?看来上次之后……他们将军和少爷之间的关系变好许多……这就是传说中的先婚后爱?

    不过将军怎么看起来比前段时间更吓人了……该不会是回来的路上又吵架了吧……啊啊啊,越想越劲爆!

    佣人们心思各异,在屋子里无声无息地交换眼神,畅聊一手八卦。

    两人各自回到房间,兰沉毫无压力,根本懒得去关心宗霆的心理状况如何,卷了会儿学习,又刷了几遍校园网个人中心后台,终于刷出自己想要的信息。

    下周一年级的新生游学活动,需要一名高年级学生助教担任陪同指导。

    岗位显示的“可接取”图标。

    兰沉一手撑着下巴,毫不犹豫,点击接取。

    新生游学是帝国大学的传统活动,每年入学的新生,都会分批次去不同星球集中住宿参观,学校会举行一些课外集体活动,以便让学子能更深刻地体验莱茵帝国不同星球文化,增加集体荣誉感。

    前几批新生游学都已开展完毕,这批排到最后,是为了安排出那颗最安全、最方便布置保卫人手的星球——因为帝国尊贵的皇太子殿下,就在这一批学生名单里。

    兰沉看着光脑屏幕上显示的“接取成功”字样,微微一笑。

    团体出游!集训住宿!校园偶像剧里的经典情感升温桥段,起码5%关键剧情点,这不得拿下?

    喜欢当校霸的大聪明有福了。

    晚上吃饭时,宗霆仍然没和兰沉说一个字,哪怕兰沉几次用那种湿漉漉的、可怜的眼神看着他,他也不为所动。

    少年的眼神越来越失望,佝偻着身体,坐在餐桌边,低头默默吃饭。

    宗霆咽下最后一口食物,放下餐刀,看向默然用餐的少年,终于开口道:“我下周会离开帝都星一段时间。”

    宗大壮这是生怕自己绿云罩顶,要提醒他好好在家里呆着当个娇妻?

    他装作不安地点点头,抿唇不知道在想什么。

    宗霆吃过晚饭就回到房间,换了体能训练服,在楼下健身室做一些日常体能锻炼,然后回房洗漱,刚用速干吹风机吹干头发,便听到房门“笃笃”地被敲响。

    “进来。”他拿走毛巾应道。

    门被轻轻打开,一张精致漂亮的脸蛋从门后探出。

    兰沉看向屋内,眨眨眼睛。

    又眨眨眼睛。

    呵!

    我们宗大壮穿个短袖都那么帅。

    柔软的棉质居家短袖裹在宗霆身上,露出他身上鲜明的肌肉线条,短袖下的胳膊、臂膀、胸口、腰腹肌肉线条都劲健有力,宛如一尊银弓之神阿波罗的雕塑。

    大壮这身材胸是胸,腰是腰,对兰沉的眼睛很友好。

    就是不能多看,美色容易误事。

    兰沉像是被吓到般,慌张地移开视线,整张脸都在泛红发热。

    他双手向后攀住门沿,靠在门框上,穿着一身蓝格子睡衣,齐膝中裤下的小腿隐隐泛出刚洗完澡的粉红。

    宗霆一见是他,目光在对方身上顿了顿,便一言不发地看向别处。

    兰沉垂着头,声音轻轻:“我……对不起,我不该和太子接触的……”

    他坏心眼地故意煽风点火,目的只想把宗霆气个半死。

    果不其然,宗霆身上的冷气一下更足。

    他看都不看兰沉,自己走向墙壁的中控面板边,正要关掉房间大灯。

    兰沉小跑进屋,一下窜到宗霆的胳膊边上,仰着脸看他:“……你在生我的气吗?”

    他问得这样可怜小心,却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宗霆以前从未对他的哀求心软。

    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明知他对不该有好感的人产生了好感,宗霆却已为这一句疑问心软难当。

    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又能有什么办法?

    是因为什么呢?因为陆昂与他年纪相近、出身尊贵、相貌英俊,还是因为在这之前……他从未感受过来自丈夫的喜爱?

    宗霆常年冷静的心绪头一次这么烦躁。

    也头一次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面对一个人。

    他不去看兰沉,但兰沉却偏要来惹他。

    “你不要这样不说话……像以前一样,我很害怕……”少年尝试般抓住他的手肘,抱住他的小臂,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颤个不停。

    宗霆低头看他,沉默而带着压抑的眉眼。

    兰沉抬高眼帘,用出终极武器,将脸微微侧过去,露出左耳,开始折磨:“我以为你会跟以前不一样的……明明好不容易……”

    他声音越说越低,眼睑开始变红:“……好不容易,你对我稍微好一点。”

    说完,他就像是耻辱于表露了自己的心迹般,用拳头抵住嘴,踮起的脚跟落下,侧过头,落落寡欢地想要离去。

    却猛地被宗霆抱起来,两臂圈住他的腰,直接提在了怀中。

    脚尖瞬时腾空,双脚下意识交叠在男人背后,而双肩则被按在墙上。

    以宗霆的体格抱他,就像在抱起一匹小马驹。

    少年发出小声惊呼,双手慌张地搂住了宗霆的脖子:“你干嘛——”

    这个姿势让他们正好面对面,他一下子清楚地看到灯光下丈夫俊美凌厉的脸。

    ……被帅得晕晕乎乎了。

    宗霆这张脸,真的是兰沉穿过这么多世界里,见到过最帅的那一批。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那么赏心悦目,让人延年益寿。

    兰沉不由心中暗自惊叹点赞。

    “为什么,”宗霆直勾勾看着他,喉结上下一动,“想让我对你好?难道你不想跟我离婚吗?”

    兰沉咬住下唇,睁大眼睛,眼里漫漫沁出水光。

    他怎么能问得这样冷酷,又这样理直气壮?难道他不是最清楚,为什么兰沉想要跟他离婚?

    兰沉几乎被宗霆强大的心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