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沉被宗霆按在怀里,艰难地扭过头,看向地上光脑。

    他的身体再次开始颤抖,由轻颤慢慢变成战栗,喘息急促起来,双手抓住宗霆的领口,连手指都在筋挛。

    看到兰沉这个状态,宗霆已经无需再询问。

    他眉头紧锁,察觉到兰沉状态不对,直截了当地分开兰沉都快蜷缩起来的双臂,将他打横抱起,“你先回房间,这个事情我会去了解。”

    兰沉还以为他会像普通霸总文里的霸总一样对着显而易见的事情无能狂怒,复读机一样不停地问“这是什么!你说啊!这是什么!”,但事实证明,这本书虽然情节狗血淋头,但角色还保持着基本的智商。

    宗霆这种人,只需看一眼光脑,就完全能够明白发生了什么,一句废话都不用多问。

    他按住兰沉后脑勺,手指似乎想要安抚,却异常僵硬,只能虚虚包裹住那一片柔软的发丝。

    兰沉靠在他胸口,差点笑出了声。

    跟他预估的结果相差无几,虽然宗霆在剧情里看起来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但至少,他还有一些仅存的良知。

    他现在还没有像剧情后期一样“爱上”兰沉。爱天然伴随着恨,淹没于爱恋的双方都恨不得用匕首捅向对方胸膛,到那个时候,他们两个的情感纠葛会让宗霆失去理智,而使得后期发现真相时的剧情效力大大减弱。

    面对自己亲手造成的后果,现在的宗霆,还会感到愧疚。

    那么,这个叫做“愧疚感”的东西,就是兰沉眼下,最趁手的一把武器。

    他要用它,来剜开宗霆那颗看似刀枪不入的心。

    兰沉还在宗霆怀里挣扎个不停,宗霆一路把他抱上楼,正好遇到追过来的修泽,宗霆看了青年一眼,眼神中隐含着怒火。

    他这一眼把修泽看得又冒起冷汗,修泽硬着头皮说:“将军,少爷他刚醒就突然跑出去,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

    “我知道了。”

    宗霆走进房间,把兰沉扔到床上,兰沉却还是固执起身,不说话,光是抿着嘴,表演无声默剧,螳臂当车般与宗霆的长臂对抗。

    宗霆干脆单手捏住兰沉双腕,把他的手抬起高举至头顶,侧首对修泽道:“给他打镇定剂。”

    宗霆的话在帝国就等同军令,修泽不敢犹豫,垂首去取镇定剂。

    兰沉睁大眼睛,气喘吁吁,心中却狂喜:好家伙,直接给上镇定剂了!!这可是后期才会有的剧情点,没想到宗霆一上来,就帮他走完了!

    这是什么精神!这就是自愿自觉、助人为乐的伟大渣攻精神!

    宗霆,哥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个好人!!

    兰沉努力装出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实际心底已经巴不得修泽动作快点。快扎他,使劲扎,用力!

    但在宗霆和修泽眼里,却是少年在挣扎过后,终于被修泽注射了一针镇定剂,这才慢慢平复呼吸。

    他很快安静下来,躺在床上,衣服头发都很凌乱,那双漂亮的眼睛渐渐失神。

    镇定剂起效很快。修泽使用的都是军部支领的药剂,这是军部医疗系统最常用的一款镇定剂,能够快速安抚情绪、缓解狂躁症状,副作用极小。

    这一针的剂量,足够让一个远比兰沉高大健壮的士兵迅速镇静,更何况是本就瘦弱的兰沉。没等多久,他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宗霆站在床边,低头看着兰沉身上在之前跑出去的时候弄出的淤青,目光沉沉。

    片刻之后,宗霆的视线落到房间里另一个人身上。依旧冷漠,平静,谁都看不出深浅。

    “到我书房。把他所有医疗记录传给我。”

    ……

    帝都星,是一颗人造星球。它是莱茵帝国的心脏,鼓动着整个帝国的脉搏。

    城区内高楼林立,环形轨道列车在高楼间绕来绕去,数不清的飞行车在空中疾驰而过,宛如一座钢铁与机械构成的森林。

    兰沉坐在车内,观赏着车窗外的繁华景色,手指有节奏地敲打自己腿面。

    昨天修泽和宗霆离开房间后,他装睡了有一会儿,也没等到两个人回来。

    倒是有佣人过来替他换过衣物,动作小心谨慎,像是被叮嘱过。

    直到今天早上醒来,他才见到此刻正坐在车内前排那个青年。

    青年大抵是宗霆部下,在客厅沙发上都坐得端正笔直,红发绿眼,穿着和宗霆一个配色的黑色军常服,军装常服饰有银色镶边,佩戴领章、肩章和胸章,衬得整个人都英气勃发。

    但是一笑,就露出两颗虎牙,面孔瞬间变得青春稚气。

    他笑眯眯地对兰沉说道:“少爷,将军命令我来接您去诊疗中心,您叫我鲁西迪就行。”

    兰沉假装昨天镇定剂的效力还没过,木然地点点头。

    于是他就被鲁西迪从宅邸中带了出来。

    鲁西迪显然对兰沉有些好奇,总是偷偷看兰沉,但是每当兰沉转过头,他就迅速收回目光。

    如此几次,兰沉干脆开口问:“你好像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没有。”鲁西迪飞快回答,眼神却依然往兰沉这边瞄。

    兰沉索性闭上眼睛,装作小寐。

    鲁西迪看似是在陪同他,保护他的安全,但实际上,也是在监视他。还监视得很明显。

    不用想,这绝对是宗霆的授意。

    为什么?

    是他昨天表演得太用力,以至于宗霆害怕他会想不开?

    不,对宗霆来说,这反而是好事。

    只要他还活着一天,就是在提醒宗霆,他曾经有过一次巨大的失败。

    兰沉敲击膝盖的手指忽然停下。

    难道说……

    鲁西迪把他送到一家私人诊疗中心。这是一家民办的精神诊疗中心,规模不小,占地有五六层楼,鲁西迪看上去也是头一次来,在门口看了下指示牌,才带着兰沉进去。

    兰沉跟在鲁西迪身后,视线从青年背影上划过。

    诊疗中心前台接待了他们,把他们引进等候室。

    这家中心虽然是私人产业,但装潢高档舒适,隐私性很高,想来接待的客人都非富即贵。

    等候室的光屏投影正在播放着一部校园偶像剧,一个小女生在安慰另一个小男生:“你别想他了!他那样的大少爷alpha……根本就不会对我们动真心的!”

    鲁西迪在旁边愤愤不平:“这些电视剧就会瞎说!我们alpha都是一心一意的好男人!”

    兰沉却看得津津有味,心想:确实。

    有些人岂止不会动真心,更像完全没有心。

    他们没等多久,护士小姐便温柔地把他带进咨询室,留鲁西迪继续在外面等待。

    房间装修成会客厅式样,米色墙纸、白色家具,还摆放着几盆绿植,不像普通医院门诊办公室那样冷冰冰。

    兰沉坐到房间当中的一把扶手椅上,有人脚步轻快,从隔断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兰沉抬起头看他,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个吃惊又欣喜的表情。

    来人穿着白色医师袍,亚麻色长裤,长相平平,但笑容却十分温润亲切,连眼角的皱纹颇有几分成熟的魅力。

    这是“兰沉”很熟悉的人——他在学校里最信任的老师,陈友霖。

    原著中,正是这位看上去一表人才的老师,在后期利用了兰沉想要逃离宗霆身边的心理,诱骗兰沉至家中,差一点点就迷//奸了兰沉。

    狗血文嘛,这也是经典桥段,没有英雄救美,都不能叫狗血文。

    剧情中宗霆及时赶到,把兰沉救出,但两人之间的裂隙却已经到了再也不能弥补的地步。

    不过,在这个时间点,陈友霖这衣冠禽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陈老师,怎、怎么会是你?”兰沉身体前倾,微微睁大眼睛,想靠近又不敢过分表现出来。

    对于这位在学校里处处关心他的老师,原著“兰沉”无疑是孺慕的。正因如此,后来“兰沉”发现他的正面目后,所受的伤害和打击也就更大了。

    陈友霖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下,他走到兰沉身前,弯下腰,两只手刚要放到兰沉肩头,又想到什么似的,赶快缩了回去。

    “兰沉,我今天是特地找了一位前同事帮忙,才能在这里见到你的。你这几天一直没来学校,我很担心你,所以去查了下你的情况……”

    他压低声音,“你真是个傻孩子,为什么以前不告诉老师呢?”

    语气十足痛心。

    兰沉:?

    他观察着陈友霖的表情,眨眨眼睛,“我没想……”

    他低下头,装出纠结又痛苦的模样,手指攥起衣角,“这些都是我的私事,我有什么立场来麻烦老师。”

    “唉!”陈友霖长叹一身,直起身,双手背在身后直摇头,“你就是不喜欢跟老师说心里话,你难道就没想过,只要你跟老师说说自己的难处,我还是有能力帮你的吗?”

    兰沉被他滑稽得想笑,憋住笑,决定继续顺着他的话说下去,看看陈友霖到底怎么回事。

    “老师……你,你能怎么帮我……”他嗫嚅着,眼底却带着亮闪闪的希望。

    陈友霖一看有戏,忙说:“老师可以帮你离开这里!兰沉,你愿意离开帝都星吗?去西里亚星,老师可以在那里帮你安排学校好好上学,你以后可以生活在西里亚,不必再回帝都星。”

    兰沉抬起眼帘,鼻尖发红,似乎感动得都要哭了。

    ——原来,是为了这个。

    真是难为宗霆了。

    一夜之间,就能为他精心安排好这一场戏。

    不仅安排自己的部下来当陪衬,还特地找来这么个货色,让兰沉心甘情愿地离开帝都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