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某军部专用航空港内,正要登上机甲的宗霆,收到了账户有大笔消费支出的紧急提示。

    他低头扫了眼,信息显示消费地点,是一家大型综合医院。

    他瞬间停下所有动作。

    “刀锋gab-tk01-i行动模式已打开,一号维修队已撤离,驾驶舱升降机正在上行,预计将在十秒后到达主控制舱位,十……九……八……七———启动程序命令中止,驾驶舱升降机已暂停。“

    驾驶舱升降机内,宗霆按下红色的紧急停止按钮。

    正在启动的机甲系统语音随之关闭。

    他脱下头盔,在十几米的高度从驾驶舱里跳下,顺着机甲落地,耳边对讲机中传来控制中心工作人员的声音:“上将,是刀锋状态异常吗?为什么突然停止启动?”

    宗霆面若冰霜,“延迟出发,我去处理点事。”

    说完便摘下对讲机,径直走向机甲轨道基地出口。

    机甲基地的工作人员全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人见过宗霆这么着急的模样。

    他连身上的机甲战斗服都没来得及换,便自己驾驶着一架军部专用的飞行器去了信息上标注的医院。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当他在医院寻找今日入院病人的名单时,脸色有多么吓人。

    身上恐怖的压迫感,叫那接待他的医院院长都吓得直发抖。

    “这、这位女士是几个小时前刚被急救车送过来的……我们为她进行了手术,手术很成功,现在她已经暂时脱离生命危险,目前正在重症监护室观、观察……”

    这家平民区综合医院的院长哪里见过宗霆这样的大人物,平日里只在网络和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帝国战神此时就站在他面前,让他连说话都磕磕巴巴。

    “楼层号给我。”

    看到名单上“兰安雅”的名字,宗霆紧攥的拳头,这时才微微松开。

    院长将重症监护室的位置报给宗霆,宗霆想也没想便转身前去,没理会院长在他身后紧张的一声:“将、将军……病人还有……”

    他都还没说完,宗霆便已走出办公室很远。

    重症监护室门口。

    空空荡荡的走廊里只有医疗机器人履带滑动的声音。各种医疗仪器在病房中平稳运转,机器嗡鸣声极其轻微。

    一串沉重急促的脚步声打破这种死气沉沉的安静。

    高大的男人从走廊尽头快步走来,停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的一排休息座椅前。

    兰沉垂着头,视线里出现一双灰白色的驾驶靴。

    他缓缓抬起头,面色惨白,在医院的灯光下,看起来随时都要消失一样。

    宗霆面色凝重,黑眸深深,什么话都没说。

    兰沉看着他,怔怔地落下两行泪来。

    ……就是这两行泪。

    直接滴落在宗霆心口,像是铁水,“滋滋”地烫出两个深洞。

    身体下意识蹲下,双臂轻轻合拢,将清瘦的少年揽入怀中。

    他一言不发,只是头一次,用戴着手套的手,轻柔地托住少年的后脑勺。

    兰沉被宗霆抱在怀里,脑袋搁在他肩头,背一颤一颤的,像是在抽泣。

    让宗霆抚摸他头顶的动作不由更加温柔。

    恐怕上将大人,这辈子都没对别人这样耐心温柔过。

    可实际上。

    兰沉却在宗霆肩头,脸颊贴着宗霆的脖颈,露出一双尚未褪去狂喜的眼睛。

    手中紧紧捏着的,不仅是兰安雅的诊断书,还有他自己那一份。

    他赌对了这条世界线的“自我求生”本能。

    这个世界由几个穿书世界融合而成,本来就容易产生逻辑漏洞,而这这种漏洞,就是穿书局员工口中常说的“奇点”。

    一旦奇点形成,便会自动触发穿书局的探测警报,出于中央世界的安全考虑,穿书局都会直接暂停有奇点产生的世界,让穿书员终止任务。

    如果穿书员终止任务离开穿书世界,穿书世界也就不会存在了。

    所以为了维持世界线继续运转,世界线本身往往会进行一些设定上的自我修复,以防产生奇点。

    现在兰沉让宗霆参与进了“兰安雅重病”这个剧情线中,他与陆昂之间因为缺钱而产生的契约关系受到影响即将消失,世界线便直接补全成了……让兰沉也患上重病。

    狗血文的基本要素,这下齐活了!

    主角没个不治之症,又怎么能叫狗血文。

    兰沉在收到自己的检查报告之后,反而露出笑意。

    这简直就是天降神兵,在助他一臂之力。

    检测报告上根据模型算法推测,他只能再活半年。

    除非他能掏出一笔天价医疗费,进行全身性的医疗置换手术,否则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无异于死亡判决书一样的报告,对兰沉来说,却是他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他笑吟吟地,将检测报告藏进了自己的光脑,并且婉拒了主治医生的积极医疗建议。

    医生看着他,叹了口气。

    他刚不久才把兰安雅的检测结果交给兰沉,那笔巨额医疗费已经让少年看起来神情恍惚,显然不是他能负担得起的,没想到紧接着这孩子自己也发病被送去急救……还是一个治疗费用更加昂贵的罕见病症。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祸不单行吧。

    想必这孩子拒绝治疗,是已经决定把有限的资金都用在母亲身上了。

    医生因此对他格外关照,难得还嘱咐了一句:“如果你不愿意接受积极治疗的话,那平常最好不要过度劳累,心情放松一点,否则容易加速病情恶化。”

    兰沉笑笑,“谢谢。”

    此时此刻,他趴在宗霆的肩头,无声地勾了勾嘴角。

    “对不起……我实在没有办法,”他含着一点点眼泪,转过头看宗霆,“医生说妈妈的病很严重,要花很多钱,我、我没那么多钱……”

    他抓住男人的手掌,冰凉的、柔软的手指像溺水者抓住浮木一样,颤抖着握住宗霆的手指。

    他似乎急需被安抚。

    宗霆的手僵着,他不熟悉这种亲昵的动作,仅仅是兰沉抓着他的手指,已让他觉得异样。

    他没说什么,只是任凭兰沉把他抓得紧紧的,心情颇为复杂微妙。

    理智上,他察觉到自己对兰沉的态度再一次软化了。

    哪怕兰沉在昨天才与他不欢而散,哪怕兰沉对他来说就是一个耻辱的印记,但他已经无法再像以前一样完全将兰沉无视,对他冷脸相待。

    他在节节败退。

    理智和自尊溃败得一塌糊涂。

    尤其是兰沉那两行眼泪。

    带着泪的双眼望向他,那一刻整双杏仁眼里都只有他一个人的倒影,他明明知道,此刻兰沉遭受的是怎样的悲痛,但他心中的占有欲却在那一瞬间彻底失控——

    兰沉只有他。只能望着他,只能企盼着他,看他的眼神,像看到一个救世主。

    这眼神太漂亮,也太危险。只向他一个人露出的眼神。

    要是兰沉永远都用这个眼神看他,该有多好?

    永远都只做他驯顺的妻子、臂膀里可怜的雏鸟,永远只需要看到他一个人。兰沉不用再有朋友、不用上学、不用社交、不用再见任何人,每天只需要呆在家里,乖乖地等他回来就好了。

    宗霆从未预料过自己心底深处居然会冒出这样的恶念。

    他焦躁地想,他不能这样失控。这样被情感驱使,可笑至极。

    有情感就会软弱,而软弱,是一个战士的致命缺陷。

    他必须要采取动作,解决掉这个失控。

    “我、我只用我们的共同账户给妈妈刷了医药费,别的一分钱都不会动的,真的很对不起……我会努力还给你的……”

    兰沉开始开始睁眼说瞎话。

    他当然是故意这么说的,什么“别的一分钱都不动”,可都是他精心埋下的地雷,只等几个月后悄悄引爆——砰,一定能炸得不同凡响吧。

    但那时的宗霆,还没有意识到他在说什么。

    宗霆把自己的手从兰沉手里抽了出来,站起身道:“共同账户本来也是你的财产,不用太过在意。我会联系军区的医院,等你妈妈稳定下来,就把她转去军部医院治疗。”

    兰沉抬头,满脸感激:“谢谢你,谢谢……要是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他的每个字都说得十分真挚,仿佛已把宗霆当成他的救星。

    宗霆没有流露太多情绪,只是带着兰沉处理好了兰安雅的转院问题,又陪着兰沉在医院里等到深夜。

    兰沉不愿离开医院,一直呆在医院里等兰安雅醒来,宗霆也就陪着他一起等。

    直到兰安雅情况稳定,被转进军部医院的单人病房,兰沉才有时间合上眼睛。

    他在病房里的看护小床上睡觉时,并不知道宗霆已悄悄离去。

    因为这场突发意外,宗霆所率领的部队延误了整整一天,才出发前往西里亚。

    他们会在西里亚南半球进行大型全帝国联合野外作战训练,同时在西里亚上空提前布防,保障陆昂的人身安全。虽说西里亚离帝国核心星域不远,但帝国皇太子的出行,无论在哪里都是重中之重。

    兰沉在医院照顾了兰安雅三天,其实过得还挺滋润。

    这间病房是被特殊关照过的,有四五个看护同时待命,几乎不用兰沉做任何事,他只需要在边上喝喝茶、搞搞学习就行。

    兰安雅醒来后,连连对着兰沉说了好几个“对不起”。

    母子俩都是一个性格,总觉得是自己给身边人造成了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