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他硬塞进来

    这个姿势我很不舒服

    兰沉万万没想到厉擎这出生居然来真的。

    ……他把他困在了那座大阳光房里。

    守在寝殿门口的人手增加到四名, 根本不给人鱼出去的机会。

    无论人鱼用什么借口,那几名护卫骑士都不肯让他离开寝殿半步。

    寝殿虽大,而且内部就有一个巨大的浴池, 但兰沉怎么可能忍得下去,他气得牙痒痒, 干脆往浴池一泡,然后打开了……系统内置的全功能视听影音娱乐系统。

    反正他的兑换点已经不需要再攒了,该花就花,兰沉干脆痛痛快快地在兑换点商城里狂野消费起来:

    这是什么?新出的5A大作全息游戏?买了!

    这是什么?售价299的尊享版豪华影视家庭套餐?买了!

    这是什么?短佩文学本年度高分狗血文捆绑包?买了!

    兰沉乐得一边泡澡, 一边在脑海中畅游花花世界,简直是从未有过的顶尖奢侈享受。

    他一口气追了十篇豪门霸总火葬场狗血文,看得酸爽至极根本停不下来,甚至还开始打破自己良好的生物钟——熬夜追看火葬场文到凌晨四点。

    就算人鱼的底子再好,也扛不住他这么个熬法。

    没过两天, 他的眼睛下面就挂上了两个巨大的黑眼圈,轻飘飘行走在寝殿里, 看上去憔悴得像一缕幽魂。

    如果有人靠近他,或许还能听到他口中的碎碎低语:“王八蛋男主怎么还不送进火葬场……不要啊, 这不会又是一本泡澡攻控文吧!短佩,你怎么又搞这种攻控文学!”

    “呵, 受虽然只是得了个脑癌还要被奸夫淫夫一起嘲讽, 但攻可是被初恋情人骗了啊!”

    兰沉出离愤怒了!

    他做什么事都很投入, 看狗血文也一样投入, 恨不得自己穿进书里马上给那攻来俩大耳刮子,再把攻和他那初恋情人从天台上踹下去。

    只有每天的用膳时间, 他们才会让他离开寝殿, 与厉擎共同进餐。

    自从厉擎把人鱼带到这座寝殿后, 他自己就搬去了别的房间住,而厉擎平常也不露面,只有每天吃饭的时候,兰沉才能看到那张可恶的脸。

    冷战,必须冷战!

    兰沉挂着那两个巨大的黑眼圈,面色发白,坐在圆形餐桌前,看都不看对面的厉擎一眼,浑身的怨气和怒气几乎肉眼可见。

    厉擎面无表情地看向他,目光在兰沉越来越重的黑眼圈上定了几秒。

    小人鱼精致的面孔上挂着这两个黑眼圈,脸色又苍白,看起来可怜极了。

    厉擎想起这几天在监控录像里看到的人鱼。

    大部分时候人鱼都独自呆在水池中,一动也不动,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想些什么。

    格外有些萧索落寞。

    厉擎拿起餐刀,主动向人鱼发起了狗血文名台词邀请:“知道错了吗?”

    ——这算得上是他在给兰沉台阶下了。

    往日都是人鱼率先开始背诵这些名著台词,他配合他的玩笑。

    但现在却是厉擎似真似假地开口,只等兰沉回应一句,厉擎就打算结束对他的惩罚。

    可人鱼偏偏不接腔。

    还很挑衅地,干脆用手指当作鱼叉,叉着鱼就叼进嘴巴里,然后用牙齿撕开了鱼腹。

    他把一条蓝铁饼鱼吃得毫无美感,鱼腹鲜血直冒,鱼血滴滴答答淌到餐桌上,弄得到处都是。

    然后他用牙齿撕下一缕缕鱼肉,故意大口咀嚼,还将只剩下半边的鱼身故意对准厉擎。

    厉擎静静地看着他,直到人鱼把整条鱼拆吃入腹。

    他才冷冷地放下了刀叉。

    “你的课程表明天起会增加几门我给你挑选的新课程,分别是联邦政治理论通识、拉丁语入门课程、古典文学赏析和基础插花课程。”

    厉擎用这给予人鱼回击。

    人鱼立刻气冲冲瞪了厉擎一眼!

    他站起身,抓起手边那条鱼骨就朝着厉擎的脸扔过去,激起餐厅内侍们一片高高低低的惊呼。

    好在那条鱼骨头没砸在厉擎的脸上。

    厉擎抬手,接住了他扔过来的鱼骨。

    男人的眉头渐渐拧紧,脸上浮现出一丝冷意。

    他眼睛一眨也不咋地盯着人鱼:“课程再加三门,以及……明天开始我会让人进宫给你辅导皇后礼仪。”

    兰沉气得直想一拳把厉擎揍死。

    他怒不可遏,对厉擎道:“你就做梦去吧!给我滚远点!”

    说完,他又朝厉擎掷去手边的一个盐瓶。

    厉擎偏了下头,盐瓶撞到墙面,发出响亮的撞击声。

    人鱼离席而去。

    他起身时,手背撞到了桌沿,将桌上的杯盏震得摇晃不止。

    厉擎冷冷地看着那个摇晃的琉璃高底杯,没有动作。

    一屋子内侍都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不约而同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

    几秒之后,厉擎才站起身,大步朝人鱼追去。

    他大步流星,每一步都走得又急又重。

    似乎怒气沉沉,让人不免胆颤心惊。

    在兰沉刚要迈进寝殿的时候,他就已经追上了人鱼。

    他握住人鱼手臂,像老鹰抓小鸡一样轻松,直接把人鱼头朝下扛了起来,然后摔到沙发上,厉声问道:“你在跟我闹什么脾气?”

    人鱼马上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冷笑道:“我闹脾气?你觉得我是在闹脾气?你连光脑都不让我碰,还装出一副用心良苦的样子干什么,你不就是想软禁我?”

    厉擎高高在上地俯视他,动了下嘴角:“那你觉得,我为什么不能软禁你?”

    男人傲慢而冷淡地,抬手扣紧了微微松开的领扣。

    “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按照联邦法律,你生命的归属权在我,我想怎么对你,就可以怎么对你。”

    人鱼不服气地抬眸看他,眼睛露出下三白,显得愤怒而憎恨。

    “你以为我怕死?你以为我会像那些人一样对你感恩戴德?”

    他不知道想起什么,越来越生气地攥紧了手心。

    他从沙发上直起身,硬是拉住厉擎的领口,把他拽到自己面前,盯着男人深邃发黑的双眼,一字一句道:“我的命是我自己的,我的灵魂也是我自己的,从来都只属于我自己!”

    人鱼的语速越说越快,到最后完全像是在对着厉擎大喊,又或许是在向那冥冥中的造物者宣战。

    厉擎深深望他一眼,本想拂开他的手,人鱼却偏不让他如愿,死活不肯松手。

    两人纠缠起来,厉擎干脆托住他的上臂,想将人鱼扯开,人鱼却一下攀住男人的脖子,欺身上前,气得发狠,直接一口咬上了厉擎的脖子!

    人鱼的牙齿何等锋利,在瞬间便刺破了厉擎的皮肤,硬生生在他脖子上咬出一圈深深齿痕,险些带下那一整块皮肉。

    男人温热的血液迸出,溅落在人鱼舌尖,泛起浓重的铁锈味和血腥气。

    厉擎闷哼一声,一把掐住人鱼的肩膀,猛地将他推开:“你属狗吗?!”

    可他没想到的是,他拉开人鱼,看到的却是对方含泪的双眼。

    小人鱼在他手下轻轻发抖,肩膀颤个不停。

    ……唯独那双蓝金异瞳倔强到极致,哪怕沾满水光,也还是在用尽全力地瞪着他。

    厉擎愣了一下,刚想伸手帮他擦掉眼泪,人鱼却忽然低喃出声:“……还给我。”

    “什么?”厉擎不明白他的意思。

    人鱼一下抬头,抓住他的衣领,双眼满含泪光:“你把我的阿奇还给我!你一点都比不上他!把我的阿奇还给我……快还给我啊!!”

    厉擎猛然屏住呼吸,抿紧双唇,将怒未怒地看着他。

    “我要阿奇!我不要你!你给我滚啊!”

    人鱼还在那边说着。

    厉擎双眼黑得像两汪深潭。

    男人真正发怒的时候,反而是不显露在表情上的。

    他异常镇定且冷静,站在那里,看着人鱼的眼泪从脸上滴落,又在空气中化作珍珠。

    他甚至怒极反笑了一下。

    极轻柔地,“你觉得我不如他?”

    他走上前,俯身下去,手臂撑住沙发,将人鱼笼罩在自己的胸膛下方。

    视线在自己身躯投下的阴影中,寻找人鱼泪光涟涟的双眼。

    “我一点都比不上那个废物?”

    厉擎用很正常的语气,再次复述了一遍人鱼的话。

    像在细细琢磨、慢慢品味。

    人鱼被他按在沙发上,完全陷入了他投下的阴影里。

    “……阿奇比你好得多……”

    他固执地说。

    厉擎轻笑了一声。

    他再也没有往日对兰沉的那种额外纵容。

    而是像他在那天的全球直播中一般,极具威仪和压迫感。

    “你好像还没有弄明白,”厉擎缓缓道,“他只是我的一个副人格,只有我活着,他才能在我的脑袋里苟且存活,他连我的一段记忆都算不上。”

    “你知道吗?我可以随时签署手术同意书,把我脑袋里那块他藏着的地方切下来,将他彻底绞杀。”

    厉擎抬起人鱼的下巴,“他的存在完全由我掌控,你怎么能觉得……我会比不上他?”

    人鱼咬住嘴唇,不想说话。

    “他能从帝国把你救出来?他能带着你离开□□中心?”

    厉擎问道。

    人鱼的眼帘颤个不停。

    那两片浓密漂亮的眼睫就像是雪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