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老爹喝多了酒。

    他没理会苏业豪的话,直接走去熟悉的小摊前,点了份牛肉培根炒饭,试图压一压酒意。

    苏业豪的老妈汤嘉郁,这会儿同样心不在焉。

    转而陪儿子去买蚵仔煎,新鲜的蚵仔配上胡萝卜丝、蒜叶、鸡蛋等等,别有一番风味。

    除此之外还买了关东煮以及猪扒包。

    恰好来到小吃街,哪有不胡吃海塞的道理。

    说来憋屈。

    苏业豪分明很清楚,自己对待港城楼市的看法是对的。

    等到系统性的金融危机一来,楼市必然会大跌,自家投资的生意肯定也会损失惨重。

    然而父母偏偏把他的话当做耳旁风,听完以后只是笑了笑,让他别多管。

    吃猪扒包时候。

    苏业豪仔细想想,觉得他父母会是这种态度倒也正常。

    第一是因为自己人微言轻,而且劣迹斑斑,即使是亲生父母也不会觉得,他的投资眼光有多出色,还在用老眼光来看待苏业豪。

    第二是因为虽然近期港城楼市有波动,可起源于泰国的亚洲金融危机,终究还没有真正到来,现在只是展现出苗头而已。

    由于拿地时间早的缘故,在港城那几个楼盘的预计利润,仍然非常可观。

    苏四海和汤嘉郁这对夫妻俩,总不可能因为儿子的几句“疯言疯语”,就把涉及到十几二十几亿港币的生意,当做儿戏去对待。

    归根结底。

    原因还是苏业豪太年轻、太没经验,以至于父母都不认为他的看法是对的。

    等意识到这些之后,苏业豪立马转变思路。

    想着如果没有一套合理可行的周全计划,恐怕很难单靠几句话就说服他们,是自己之前想得太简单了。

    涉及到那么大的生意,即使他是家里独子,在纵横多年的苏老爹面前,同样没有发言权。

    倘若苏老爹是个耳根子软、没脾气的性格,也不可能打拼出这样一份硕大的家业。

    幸好还有点时间,苏业豪索性不再多提这件事,打算抽空认真谋划一下,将印证自己观点的证据和事实摆在对方面前,然后再劝对方改变主意。

    ……

    苏老爹前两天刚抓到儿子在葡京酒店里胡搞,依然印象深刻。

    这会儿吃着炒饭,他笑眯眯问道:“今天的报纸是怎么回事,你们那个英语老师我见过,她那样的女人,都能被你泡到手?本事不小啊,以前还真小瞧你了。”

    苏业豪老妈,顿时不满道:

    “喝点酒就开始胡说,都说了只是个误会,是被诬陷的。儿子,本来我还打算趁机在赵乙梦父母面前提一提,看咱们俩家是不是能联姻,因为出了这档子事,时机不适合,我找不到开口的机会。”

    “赵乙梦?联姻!?”

    “怎么了,儿子你之前不是一直念叨着赵家的姑娘,赵乙梦确实各方面都相当不错,也不知道能不能看上你,那对夫妻俩生了两个女儿,听意思好像惦记着招个上门女婿传承家业,有点难办。”

    苏业豪的老妈刚说完,苏老爹就急眼了,说道:

    “咱们家就一个儿子,怎么可能送上门给别人当上门女婿?赵家挺厉害,我们也不差啊,不过赵乙梦这姑娘确实挺不错,想拿下她可不容易,要是多生几个孩子,其中一个姓赵,这倒是能勉强谈一谈。”

    要知道,苏四海早年也算半个汤家的上门女婿,连苏业豪小时候,都曾姓过汤。

    也难怪一听见这个词,苏老爹就浑身不适应,大男子主义作祟。

    苏业豪老妈当然明白这点。

    不过两人都分居多年了,这个老家伙越不爽,她就越高兴。

    今天两人之所以凑到一起,确实只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仅此而已。

    这会儿,她调侃道:

    “你外面养着的金丝雀那么年轻,说不定就能再替你生一个。如果没有就算了,假如真出现这样的事,别怪我不念及旧情,到时候你所有的东西我都要一半。可能还不止一半,毕竟连创建公司的启动资金,都是从我这里拿的,股份我也占大多数,外人别想占便宜,包括你那几房姨太太。”

    听到这句话,苏老爹顿时头大如斗,含糊说道:“我都多少岁了,还生什么生!”

    简单观察完。

    苏业豪算是发现了,父母性格都比较强势,难怪没办法凑到一起去。

    陈谷子烂芝麻的种种矛盾,很可能早在当年苏四海入赘汤家时候就埋下了。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后来找的无论是二姨太还是三姨太,都不属于女强人那一类,无非花点钱整天搓麻将打牌、琢磨着去哪买衣服喝茶,只能安心当个花瓶一样的贵妇人。

    对于两人分居,现在的苏业豪相当无所谓,眼看火药味越来越浓,立马转移话题,问道:“先别谈这些,我和我老师现在出名了,罪魁祸首已经被我给揪了出来,明天能找到媒体澄清?”

    苏老爹淡定嘲笑道:“就你做的那些烂事,哪怕现在澄清了,往后也会不断被扒出来,你还会在乎名声?”

    苏业豪继续开口:“我脸皮厚无所谓,不过英语老师琳达·云是无辜的,这件事情不澄清,往后她在学校里还怎么工作。”

    “很不错,知道体谅别人了。”

    他老妈笑着说完,补充道:“这些我都安排好了,如果对媒体说你们在商场巧遇,别人恐怕不会相信,要不然我提前联系她通个气,请她给你当英语家教老师怎么样。”

    难得见苏业豪如此关心一位老师,虽然觉得不太对劲,可汤老妈觉得能够借此机会,让儿子抓紧时间多学学英语,也方便往后安排留学。

    苏业豪没多想,爽快答应了。

    突然记起件重要的事情,苏业豪接着说道:“对了,听说你们想往大学捐钱,给我换个入学名额?这种冤枉钱不用花吧,要不然我认真学,自己考个大学,你们把捐款的钱直接折现给我?刚好最近想要尝试学习投资理财。”

    前科太多,父母俩都不相信“投资理财”之类的鬼话,以为他又看上什么豪车之类。

    尽管如此,苏老爹还是调侃道:

    “你要是能自己考进好大学,那才真是见鬼了,别的先不提,就旁边港大,只要你能考上,我给你一千万港币都没问题。”

    苏业豪摇了摇头,嘴里说着:

    “现在内地发展机会很多,其实我更想去内地的顶尖大学,顺便也能提前看看哪里适合投资布局。最近几年内地经济很红火,市场和劳动力那么庞大,接下来十年内很有可能起飞……”

章节目录

久念阁 四合院里的读书人八零阿涛 表小姐要出家免费阅读 夺舍了植物人,我成了全球首富百度百科 文学之泪 轻松文学 诗词世界 文学之乐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夏至阁 我在大学食堂当大厨全文阅读 娱:我真不是大忽悠txt下载 从魔偶开始 好女难嫁格格党 我的像素领主游戏大有问题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