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赌城。

    风光秀丽,景色宜人。

    这座东方的拉斯维加斯,一边是金碧辉煌的赌场和高楼,一边是车水马龙的繁华老城。

    正应了那句“半城颓败,半城繁荣”,老城里街景也好,风景也罢,看到的沧桑都是历史,每到晚上霓虹灯闪烁,纸醉金迷。

    形状宛如巨大鸟笼的葡京酒店,顶楼一个豪华套房里,两位裹着浴巾的白皙姑娘们,此刻正瑟瑟发抖。

    她们实在被吓坏了。

    就在几分钟之前,床上这人分明突然断了气,眼看着再次活了,她们难免被吓到。

    然而,随着床上那人呻吟着坐起身,这种惊吓又变成巨大的惊喜。

    其中一位黄头发的长腿姑娘,之前一度以为自己完蛋了,这会儿跟身边女伴手拉手,带着哭腔说道:“太好了!苏大少没死!!”

    由于松开浴巾的缘故,她们俩身上裹着的浴巾落地,春光乍泄。

    苏业豪,也就是床上这位年轻人,脑袋因为缺氧的缘故晕晕乎乎,还疼得厉害。

    等到视线刚恢复,就看见眼前这亮眼的一幕,两位高挑美女站在那,以至于瞬间以为是在做梦。

    然而闭起眼睛再睁开,仍然还是一模一样的场景。

    就连其中一位姑娘肚脐下面纹的小猫咪,都看得清清楚楚。

    年轻人瞬间被刺激到。

    大量记忆碎片宛如潮水,一下次涌进他的脑袋里,下意识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再次裹好浴巾。

    其中一位大眼睛高鼻梁的姑娘,皮肤粉嫩白皙,好像轻轻一捏就能掐出水来。

    她听见苏业豪的话后,走来告诉说:“豪哥,刚才吓死我们了,你兴奋过度,又喝了许多酒,之前居然假死,连呼吸都没了。”

    “豪哥……”

    年轻人回忆片刻,终于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自己重生了?

    记忆中,上一秒还是个小监工,名字叫做苏闵,被豆腐渣工程坑到失足掉下货运电梯。

    等再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宛如双胞胎的两位大美人,窗外天色还黑了。

    伸手摸了摸面前女人的脸,温暖粉嫩,果然是真人。

    苏业豪,或者说是苏闵,踉跄着走下床,来到洗浴间里对着巨大的镜子看完,发现自己变得年轻了,鼻梁高挺,剑眉大眼,妥妥的小鲜肉。

    等冲把脸,扶着洗手台回忆完,才发现自己居然才十八岁!?

    顿时意识到不对劲,再看看那两位姑娘,至少也该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了……好家伙,小牛吃老草,还两根草一起吃。

    除了佩服“自己”之外,苏业豪简直无话可说,颇有点休息片刻以后,把没办完的事情继续办完的冲动。

    ……

    酒店的医生先赶来,仔仔细细给他做了个检查。

    不久之后,一位身材干瘦,年纪约有五十多岁的小老头,风风火火赶了过来,身后还站着几个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狠角色。

    苏业豪看见他,顿时知道这是自己的爹,亲爹。

    苏四海,人称“苏四爷”、“苏扒皮”,既有钱又抠门,手上戴着块掉了漆的电子表,一辆虎头奔已经开了二十年,外界传言连野狗从苏家大宅门口路过,都要被他扒掉一层皮。

    等看见自己亲爹手里的大哥大,苏业豪再次意识到一个大问题……大哥大!?

    还没还得及多问,苏老爹就先恼了,破口大骂:

    “你小子不好好读书,居然学人找凤姐!老子当年趴在破舢板上,九死一生打拼出硕大的家业,难道就是为了让你败家?!一天天的!总有一天要气死我!!”

    咳嗽两声。

    苏业豪挺憋屈,至少现在的这个他,不仅没吃到羊肉还惹上一身骚,最多只是看了几眼肥羊而已。

    裤子还没来得及穿上,躲在被子里,倚靠在床头柜上,解释说:“我刚才晕死过去,受不了刺激,有话好好说嘛。”

    苏老爹身边,也有人忙着劝架。

    一位眉心长痦子的中年胖男人,擦擦汗告诉说:

    “没错,人没事就行了,先消消气。小豪不务正业不也挺好,吃吃喝喝玩耍取乐,一辈子也败不光你的家产,我儿子就不同了,名牌牛津毕业,回来以后心比天高,非要搞医药,短短两年就败光我的三亿港币,白养一群人,研究出个屁!让我恨不得一锤子抡死他,最近又闹着要搞通讯,十亿可能都不够,这么看来小豪也是在替你省钱嘛。”

    这番话很强大。

    在苏老爹听来,还好有道理的样子。

    自己儿子,无非也只是喜欢跟一帮狐朋狗友玩闹,每个月给个二十万港币零花钱勉强就足够了。

    也就是说,往银行存三亿港币,光靠吃利息就能养活。

    不仅足够了,还能多点利息出来。

    苏老爹拍拍眉心长痦子的朋友,火气已经消了不少,笑着说道:“还是你儿子好,年纪轻轻,至少敢闯敢拼嘛,通讯那么吃香,肯定有得赚。”

    话是这么说。

    心里是不是这么想的,可不一定。

    比起谁的儿子败家更厉害,苏老爹觉得自己朋友已经先赢了,而且遥遥领先。

    转而瞥了眼大气不敢出的两位姑娘,叨咕着兔崽子眼光倒是挺毒辣。

    苏老爹话里有话地说道:

    “小小年纪,也不怕被她们吸干,你哪能应付得过来,谁占谁便宜还不一定,咱们家门槛高,一般女人做梦也别想进。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赶紧给我滚回家去,明天我就送你回学校,别整天忙着鬼混!”

    这场面,略显尴尬。

    苏业豪被这么一折腾,脑袋不疼了,酒意也消散了。

    现在只希望静一静,让苏老爹赶紧离开,果断点着头……

    ————————————————————

    苏业豪洗了个澡,穿好衣服下楼。

    夜店认识的两位姑娘,已经提前离开了,约好下次有空再聚。

    对自己的车还有点印象,就大大咧咧斜停在酒店门口,一辆车占了两个车位。

    苏老爹开辆破奔驰,在他这里倒是舍得花钱。

    毕竟是家里独子,而且还是老来得子,上个月苏业豪一哭二闹三上吊,刚买了辆法拉利F50。

    让酒店找了个代驾,隐约还记得家住在主教山附近的蟠龙山庄,还是苏闵时候,曾来赌城旅游过,知道主教山附近可都是寸土寸金,就连贺赌王家都住在那。

    开车窗吹吹风,苏业豪此刻越是回忆越心惊。

    看了看后视镜里这张脸,他老子可是赌城排名前十的大富豪,现在才是1997年,资产已经十位数,足有三十多亿港币。

    路过一栋写字楼,隐约记得是自己家的,写字楼隔壁的五星级酒店……好像也是自己家的。

    盯着镜子里的这张嫩脸看了又看。

    苏业豪终于发现,自己现在空有一颗D丝的心,没有D丝的命。

    重生的惊吓,骤然变得巨大的惊喜,苏业豪忍不住咧嘴傻笑,哈哈哈笑出了声!

    曾经父母早逝,住在亲戚家没少被嫌弃。

    拼了老命也没摸到别人的起跑线,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也只是凑合着过日子而已。

    现在不同了,他终于有机会享受到有钱人的快乐,用手抚摸着法拉利F50,要多香有多香。

    旁边。

    负责开车的酒店代驾,被苏业豪这模样吓了一跳。

    心里想着,早就听说苏扒皮家的儿子有点傻,现在看来,传闻果然是真的……

章节目录

我在贵族学院当白月光的那些年 花千变免费阅读 【快穿】被病娇小狼狗们盯上了怎么破 养成系修罗场起点中文网 文学宝库 感悟文学 极致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花 【快穿】黑化男配的粘人精 修仙:活得越久,天赋越好!小胡歌 洛九针最新章节 巨浪阁 1980我的文艺时代最新章节 儒学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