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苏业豪都是佛系养娃。

    既不给子女们压力,也不让他们一定要有多成功,开心健康成长就可以。

    别的方面可以不在乎,只让姑娘们和自家长辈,千万别溺爱袒护孩子们,以免将来把孩子培养成嚣张跋扈的小混蛋,成人比成才更加重要。

    歪打正着。

    不同于许多大家族所拥有的“家族病”,他的孩子们脾气都蛮不错,虽然没太多可以对旁人夸赞的亮点,最起码能够明辨是非。

    在塑造三观最关键的年龄段,子女们都被他放到内地进行培养,学习文字的过程当中,也学会了课本上的一篇篇知识。

    小学生们时常痛苦于练字,实际上许多关于人生的大道理,就藏在一篇篇专门挑选的课文里。

    等到下半年,大儿子就要去念初中。

    在是否应该把他带回东凰玫瑰中学的问题上,苏业豪跟农轻影讨论几次,最终一致决定还是先放在鹏城,等到高中再回也不迟。

    一方面是因为还得练一练繁体字,另一方面则是由于私立学校的情况稍微复杂些,免得到时候老师不敢管,身边又有小马屁精,影响孩子们的成长。

    自然而然的,让苏业豪想到龅牙俊、何韶梵还有竹竿他们。

    这帮家伙也许是不错的狐朋狗友,但确实不属于对成长有帮助的好朋友。

    由他参股的广鹏高铁,会连接赌城以及港城,预计明天就会通车,坐高铁去念书、探望儿子都特别方便,并没有一定要把孩子放在身边的必要。

    小辈没问题。

    倒是老一辈,身子骨逐渐到年纪了。

    先是汤老爷子再次中风,本就不利索的腿脚,如今情况更加严重,只能坐在轮椅上行动。

    随后姜师爷的肝脏也出现问题,由于常年喝酒的缘故,需要动手术切除一部分,住院期间苏业豪多次探望,幸好恢复得挺不错。

    又是一年夏天。

    苏业豪和赵乙梦相约,再次前往大西北旅游,去了草木青翠的那拉提草原,也去了被誉为人间仙境的喀纳斯湖。

    每天吃手抓饭、烤全羊、羊肉串、大盘鸡、烤包子这些,赵大小姐不仅没累瘦,反倒胖了两三斤。

    不同于刚退休时候的不适应,苏业豪已经很澹定。

    倘若不出意外,往后的人生一眼就能看到头,无非就是到处瞎熘达,平静过日子罢了。

    如今需要他亲自操心的事,全都属于大问题,这种刺激还是少来点比较好……

    ————————————

    时光匆匆。

    2012年的年初。

    西沙群岛度假村初步完成开发工作。

    预定刚开放,就被游客们预定一空,从放出去的宣传片上看,岛上有水屋和沙屋,也有浮潜、海钓、按摩、篝火晚会等活动,看上去跟马尔代夫没两样。

    所谓西沙归来不看海,在天气比较好的日子里,宣德群岛附近澹蓝色的海水,呈现出果冻般的晶莹剔透感,实在太美了。

    在尽可能保留原始风貌的基础上,近海处的礁石被清理过,海景变得更加好看,有些地方也通过审批,填海造陆,变成可以旅游的人工岛,周围海水能见度达到五十米,海底的场景能够满足游客对大海的一切期待。

    其他游客还没登岛,赶在开放接客之前,苏业豪先乘坐SU·(·?ω·?)?”号游艇,带着南宫甜、姜渔、农轻影和尹琉璃,以及她们的子女,来到这里旅游。

    关于苏乐瑶的消息,终究还是没瞒住,去年年底就露馅了。

    南宫甜只说是十几年前遗留的问题,找借口帮忙摆平了姜渔和农轻影,今年以来她们有过几次接触,所以一起过来旅游什么的,倒也还好。

    还没登岛,苏业豪就看见了赵乙梦的混动帆船游艇,表情顿时变得僵硬,怀疑那女人闲着没事,自己跑来度假。

    姜渔此刻也看见了那艘游艇,语气惊奇:“好眼熟的船啊,是不是乙梦那艘?”

    就在苏业豪那啥一紧,果断选择装傻充愣时候,南宫甜用胳膊肘拱了拱他,笑道:

    “小尾巴又被我抓住了哦,是我邀请她们过来的,家族信托的继承名单,被我不小心看见啦,这可不是我故意去查你的老底。”

    苏业豪表情一僵,压低声音追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是前年?”

    “……”

    “放心啦,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是感觉应该让小家伙们互相接触,免得将来过于生疏。而且提前让他们认识一下,总比一直拖着,未来某天突然被发现,觉得你是个坏爹地要好。”

    南宫甜跟苏业豪从小就认识。

    相处二十几年时间了,感情肯定是有的,到这个年纪变得更像是亲情。

    问题已经摆在那,又明白苏业豪对窝边草有种特殊的执念,南宫甜早已经麻了,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况且还能当面刺激一下赵乙梦。

    遥想当年。

    苏业豪主动泡过姜渔,也追求过赵乙梦。

    南宫甜无论名气还是家底,都被赵大小姐碾压。

    这件事她到现在还记得呢,此刻有种当咸鱼翻身当老大,以正宫身份见“妹妹”的意思,让她觉得很有趣。

    苏业豪眼角抽抽,后知后觉意识到什么,追问说:“什么叫做邀请她们?”

    “昂,维拉小姐也来了。她女儿长得好可爱,有次记者拍到你去见她,还是我花钱买下了底片,要不然豪哥你会晚节不保。”

    “……”

    果然。

    天底下没有不漏风的墙,也永远猜不到,南宫甜都知道些什么隐秘。

    苏业豪正庆幸着,幸好是被口风超紧的南宫甜发现,要不然哪里是度假,简直能要他老命。

    刚坐快艇来到码头。

    只见正在码头玩耍的赵乙梦大儿子,和维拉的女儿,一起飞奔而来,两人同时喊着爹地,小步快跑到他面前。

    刚从游艇上下来的一帮小家伙们,这时候集体傻眼。

    瞧见这一幕。

    对好闺蜜家两个小家伙都很熟悉的姜渔,顿时气道:“果然!你个大萝卜!”

    农轻影的脸也黑了下来,下意识说道:“一而再再而三,还有完没完?”

    严重社死的苏业豪,感觉灵魂已经升天。

    貌似算漏了这茬。

    头戴遮阳帽的南宫甜,心虚到抬头望天,嘴里说着:“豪哥,这可不是我故意坑你,忘记跟宝宝们打招呼,真失误了啊……”

    (完)

章节目录

博奥书屋 忆他阁 我,霍格沃茨二周目最新章节 地上足球:C罗以为我去辅佐他免费阅读 书香之家 灵感小说 梦想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热情文学 从三国开始的诸天轮回免费阅读 夫人如此多娇 猎命人全文阅读 微凉阁 节令师最新章节 求道从红楼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