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钧松了口气,可旋即又是一阵愤怒。

    到底是谁,在背后陷害他

    娘的,太可恶了!

    不过三天时间是不是太短了

    朱钧壮着胆子道:“父皇,三天太短了,能不能......多给点时间”

    这时,徐进达也帮朱钧说话:“陛下,吴王虽然鲁莽,却也不至于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

    “哼,他什么样子,咱能不清楚”朱远璋将剑归撬,“七天,最多给他七天时间!”

    朱钧叹了口气,虽然只多了四天时间,但是总好过三天吧

    这时,朱远章看着徐妙锦,脸上的冷漠淡去,多了一丝和煦的笑容,“妙锦,你救了这个混账东西,告诉咱,想要什么奖赏!”

    他这句话,也是撇清了徐家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

    徐妙锦却没有往深处想,连忙道:“陛下,臣女什么奖赏都不想要,请陛下收回臣女和吴王的婚约!”

    朱远璋笑容隐去,“这就是你要的奖赏”

    徐进达心说一声不好,“放肆,谁让你说这个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能由你做主”

    “爹,女儿实在是配不上吴王殿下.......”

    “你给老子住口!”徐进达从来没有对徐妙锦说过重话,此时冲到她面前,一巴掌扇在了徐妙锦的脸上。

    啪!

    清脆的耳光,让徐妙锦心都碎了。

    她捂着脸,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恨恨的看了朱钧一眼,哭着跑开。

    徐进达也是懊悔无比,但是没办法啊,什么时候开口退婚都行,可这个关头,吴王挖掘祖坟的事情疑点重重。

    若真是朱钧脑袋抽疯自己去挖的也就算了。

    可不是呢

    那就是陷害王爷,是杀家灭族的大罪。

    朱远章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

    徐妙锦开口退婚,有借事要挟的嫌疑,这不是把祸水往自己的身上引

    “妙锦,快回来!”徐进达气的狂拍大腿,然后向朱远章告罪,“陛下,都怪微臣从小骄纵这丫头......”

    “你下手重了,那可是咱的儿媳妇,打坏了咱可是会心疼的!”

    朱远章道:“你家妙锦配咱家这个孽障,绰绰有余,让她受委屈了!”

    闻言,徐进达松了口气,朱远章到底是聪明人,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就怀疑是徐家。

    “谢陛下!”

    “天德啊,咱们是兄弟,现在更是亲家!”朱远章拍了拍他的手,“咱先回去了,你回去后,也不要骂妙锦!

    孩子心里有委屈,咱知道,这件事,也是咱自私了!”

    “是,陛下!”

    徐进达恭声说道:“臣送您回宫!”

    说着,两人离开了天牢。

    朱钧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一次真是死里逃生,要不是他急中生智,肯定被老朱给斩了。

    真狠呐,亲生儿子,说砍就砍!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等老子自证了清白,就想办法就藩,去做一个天高皇帝远的土藩王,当一个潇洒的土皇帝!”

    朱钧心里打定了主意。他是嫡三子,前面还有两个哥哥。

    大哥朱钰是太子,声隆威重!

    四哥朱镝是燕王,战功赫赫!

    他就是一个疯子,也没什么朋友,要说有朋友,就是其他京城七害!

    皇位是不想了,而且从古至今皇帝都是个短命的职业。

    他上辈子就是个考古学博士,又不是老朱那样的天命大帝,更不是永乐皇帝那样的狠人,必须远离京都这个是非之地。

    在地上坐了一会儿,思索了未来该走的路,他也不再迷茫。

    虽然这个陌生的平行世界自己并不熟知,但他一定可以在这个世界过好。

    自救只是第一步。

    接下来,便是自证清白!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出天牢,就看到方才打他的黑脸狱卒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吴,吴王殿下,小,小人......小人罪该万死,求吴王殿下饶小的一命!”

    狱卒害怕的要命。

    他没见过朱钧,但是也知道京城八害的名声。

    这下不仅仅自己要倒霉,恐怕还要连累家人。

    想到这里,他就不住的磕头。

    朱钧一肚子的火,可他现在浑身都疼,这副鬼样子走出去,还不被人给笑死

    他走到狱卒面前,一拳砸在了狱卒的脸上,“你打了本王一拳,现在本王也还你一拳,两清了!”

    狱卒愣愣的看着朱钧,心中狂喜,旋即感恩戴德道:“谢谢吴王殿下不杀之恩!”

    殴打王爷,是死罪。

    却没想到,朱钧居然只是轻轻给了他一拳。

    不过,不是说吴王性子暴戾,疯病发作且残忍吗

    怎么跟传说的不一样

    “行了,别磕头了!”

    朱钧摆摆手,靠在天牢的墙壁上,“去给本王准备轿子,送本王回家!”

    狱卒不住的点头,“是,殿下,小人这就去准备!”

    很快,狱卒搞来了轿子,轿子不大,坐起来有些憋屈。

    “吴王殿下,委屈您了。”狱卒道。

    “行了,快送我回府!”

    朱钧进到轿子,空间不大,有些逼仄,但是最起码不用自己走路。

    路上,他一直在想该怎么找出幕后真凶。

    “要是大哥在京城就好了,只可惜,他代天巡边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要不,去找四哥”

    从记忆中得知,大哥对原身最好,四哥虽然不怎么亲近,但也还过得去。

    正想着,吴王府到了,看着破败的吴王府,朱钧一阵气短。

    大业确定应天府为都城也不过几年,连城墙都还没修建好,就更别说,诸位王爷的府邸了。

    受宠的王爷还好,像他这种不受宠,爱闯祸,又有疯病的,能有自己的府邸就不错了。

    几个老掉牙的府兵守在门口,看到朱钧,眼中都有些惊恐。

    “参见殿下!”

    朱钧摆摆手,转头叫住了想要逃跑的狱卒,“那个谁,我现在缺人手,你以后就跟我混了!”

    狱卒如丧考妣,他本以为自己把朱钧送到这件事就了了。

    却没想到,他还要自己加入吴王府。

    他肯定是想慢慢折磨死自己!

    朱钧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他只是纯粹的缺人手。

    靠这些老掉牙的府兵,想要自证清白,肯定不可能。

    进到府邸,随处可见的斑驳。

    但是这斑驳之中,却有一抹嫩绿的倩影,朝着朱钧神色匆忙的走来。

    “殿下,您回来啦!”

章节目录

穿成內侍后总在劝皇上雨露均沾 重生成蛇,在现实世界开创修妖法无错版 在义庄当守尸人那些年百度网盘 从肉体凡胎到粉碎星球最新章节 书海漫游 梦幻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之梦 诗意小说 修仙:我的开枝散叶系统远方灯火 从火影开始的梦境之旅txt下载 外室美妾免费阅读 晨曦小说网 红楼贵公子免费阅读 长生图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