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远章被问的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儿,才道:“有咱,有满朝的文武,你怕什么?没了老六,难道天就塌了?

    只要咱还在一天,就没人敢胡来。

    咱这身子骨,在活个十几年不成问题,到时候你把天下交给咱大孙,一代代传下去,自然不会发生你说的问题。

    咱承认,对老六咱的确急了一些。

    但咱也是没办法,把他赶走,也是为了保护他。

    咱从来没否认过他的功劳,也没否认过他的做法。

    等日后,寻到机会,咱自然会安排妥当。

    这威海王,也是他自己提的要求,你自己看看!”

    朱远章将朱钧的折子递了过去。

    朱钰看完之后,也不由苦笑了起来,“他这是心里有气,才这么说!”

    “咱知道,但是这么做也无可厚非!”朱远章无奈道:“他去了威海卫也好,可以低调一些时日,任谁也挑不出刺来。

    咱总不能一直把他留在身边,到时候,其他人有样学样,那这边关谁来守着?

    咱还活着,你还活着,又不是没有子嗣,传给老六,知道的是兄让弟。

    不知道的,便是弟夺兄位。

    咱老朱家日后就永无宁日了。

    到时候其他人闹起来,可不要血流成河?

    咱可以保证,比你想象中来的更快!”

    闻言,朱钰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时机,等时机到了,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见朱钰不吭声,朱远章继续道:“所以,这样的话,你日后就不用说了,子承父业,孙承爷业,此乃正道。

    老六是咱的儿子,咱虽然也疼他,但一是一,二是二。

    历史上多少人乱了主次,最后结果如何?

    兄弟相残,死伤无数,多少人因此落下了个骂名。

    原本英明的皇帝,多了一辈子都洗不清的污点。

    成王败寇,历史书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可正如你说的,书可以改,可人心如何改?

    若是你无子嗣,身体又如此,让位也无可厚非。

    历史上又不是没有兄让弟,还有从旁过继的,也不是没有。

    可咱又不是没有大孙。

    你让咱做这等选择,岂不是让天下人嗤笑咱。

    你让咱怎么做?

    若应了你的要求,你是高兴了,快活了。

    日后天下人骂咱,咱高兴吗?

    若是日后,咱大孙怪咱,咱能说什么?

    所以咱没办法啊,咱知道委屈老六了。

    日后咱自然会想办法弥补回来!”

    朱钰摇头,说来说去,这一切都源于他废了,不能在繁衍子嗣。

    若能,他何尝不想为弟弟撑起一片天,任由他在自己羽翼下按照自己的意愿,快活的活着?

    见朱钰心不在焉,朱远章也愁,这更加坚定了他快速征战的想法。

    只不过,想要同时对两国动手,还需要筹备。

    这个筹备起码要半年以上。

    陈汉和张周两国也不是弱国,不同于蒙元日暮西山,此二国正蒸蒸日上。

    就那张周来说,张诚虽然日渐奢靡,但对百姓还是极好的。

    就拿浙东来说,当初张诚号吴王,虽然张诚被赶跑了,但是浙东百姓有不少人都念他的好。

    这也是为什么张诚旧部能够长时间扎根大业海边的缘故。

    他也是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才逐渐消除张诚留下来的影响力。

    张诚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此人看似奢靡,实则是个极为有主见,有能力的人。

    陈汉的大当家自不必提,性子虽然狡诈,但是这种人往往才能笑到最后。

    而陈汉占据岭南,又攻下了安南等国,国力大涨,也是个劲敌。

    一挑二,不容易。

    更别说辽东还有蒙元残部。

    草原还有大大小小的部落。

    也多亏了这些年,草原没有大灾害。

    要是碰上了灾年,牛羊马死一片,他们必然要南下掠劫的。

    所以他要考虑的问题很多。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优势。

    首先,大业占据天命和大义。

    主动权在自己手上。

    其次,大业有定鼎。

    这定鼎已经经历过了战场考验,是杀伐利器,若是装备上,必然能够攻无不克。

    这是其他人不曾拥有的。

    想到这里,朱远章心中也是暗暗叹息,这两个优势,都是朱钧带来的。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不会后悔。

    既然劝说不了朱钰,那就按照自己的想法步步推进。

    “行了,你也被杵着了。”朱远章道:“回去吧。”

    朱钰看了老朱一眼,“父皇,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随你,你要是不愿意,我就直接传位给大孙,到时候你做太上皇,我做太皇太祖,有咱辅佐大孙,咱倒要看看。

    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跳出来捣乱,咱一并摁死算逑!”

    这一刻,朱远章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对他来说,顺序很重要。

    可惜了,朱钧就是顺序不够,就算是按照顺序来,也轮不到他啊。

    ......

    朱钧的离开,让不少恨他的人拍手称快,却也让很多喜欢他的人暗暗惋惜。

    可朱钧却走得很顺畅,这得益于直辖府道路修建的缘故。

    所以路程大概只需要半个月左右。

    如此一来,徐妙锦也能少遭罪。

    这一路上全当旅游观光了,陪着妻妾们好不快活。

    从现在开始,他再也不用考虑那些家国大事。

    在封地内,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除了不能随便离开封地,但朱钧骨子里其实是个宅属性的人,他更喜欢埋头做一些事情。

    比如,如何把威海卫打造成辽东第一卫。

    如何吸引更多的人来威海卫做生意定居。

    给他时间,他绝对可以让威海卫成为一个人口超过五十万的大城,成为处理在辽东的掌上明珠,成为各行各业的领头羊和规矩缔造者。

    或许还能成为工业革命的发源地,成为电气时代的先驱。

    没了性命之忧,有钱有权有势有女人,接下来的就是种田,搞科研,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弄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至于凤阳城中的权力更迭,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任何时候,都不如自己兜里揣着银子,手里拿着枪炮和炸弹!

    那才是自己最大的底气!

章节目录

咸鱼贾环的诸天旅行全文阅读 斗罗:我是僵尸,我为植物代言!最新章节 霍格沃茨之我叫斯内普 兽人世界里的首富最新章节 娇缚笔趣阁 书海之音 幻夜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灵感文学 梦想文学 书海之韵 修仙:从天道酬勤和一证永证开始txt下载 都成女神老公了,谁还要巨星系统TXT 旧时阁 我在聊天群模拟长生路起点中文网 诸天世界大宗师墨羽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