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不三吞了口唾沫,“殿下,您可不要强抢民男,这可是大罪,陛下对这一块管的很严啊!”

    别看朱钧是应天八害,可他并没有做出什么强抢民女,欺负老百姓这样的事。

    朱远章就是草头出身,最恨的就是这个。

    当年他还是大元帅的时候,其义子喝酒不给钱,耍横,直接被朱远章在城门给斩了。

    所以京城里的勋贵都挺克制。

    “你懂个屁。”

    朱钧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回房休息,按照规矩,大业王爷,一个人能有三个护卫。

    三个护卫可不是三个人,而是三个护卫营。

    每一个护卫营,五千人到一万七千人不等。

    而他四哥,朱镝,就有好几万人。

    他不要三个营,有一个营就够了。

    到时候有了人,去就藩,也不会无人可用。

    “今天很美好,明天会更美好!”朱钧暗暗给自己加油打气,等渡过了这一关,便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第二天,朱钧起了个大早,带着昨天新收来的府兵就出去了。

    荀不三依旧拉着驴车满世界的去搜寻线索,而他,则带着府兵满大街的喊:“吴王府招聘护卫,月饷银三两,可一次性支付一年饷银。

    若有家室,父母,一次性多补十两。

    一日三餐,提供住宿,三班倒制,一班四个时辰轮换,轻松不累!

    每季还发三套新衣,时节还发肉,福利多多!”

    七十个汉子招摇过市,吸人眼球。

    这都不算什么,他们手里抱着箱子,箱子里都是银子。

    身后还有驴车,里面可都是刚刚宰杀的猪羊。

    这年头天灾人祸,能吃饱就不错了,荤腥是半点不敢想。

    可吴王府的人倒好,一手银子,一手肉,后面还有许多千层底的鞋子。

    一时间,败家王又开始败家的消息瞬间传开了。

    应天府那些老百姓都是看好戏,没一个敢往上凑。

    不过队伍后面倒跟着一大堆乞儿,衣衫褴褛,大冷天,甚至光着脚丫。

    还有一些灾民,也跟着队伍,但是不敢跟太近。

    毕竟这些府兵都有刀。

    朝廷虽有赈济,但也只是让他们活着。

    况且,这一次遭灾,不单单是大业,还有陈汉和大周。

    许多灾民都是陈汉和大周逃过来的。

    在朱钧看来,若是朝廷能够妥善安置这些灾民,绝对能够赢得民心。

    这年头,人才是第一生产力,也是国家最宝贵的财富。

    看着这些受灾的孩子,朱钧心里不好受,可是他能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

    还是先救自己,等以后自己有能力了,就多搞些人回自己藩地。

    从城南走到城东,他身后已经跟了不下五百人。

    最终,朱钧在查封的聚宝楼门前停了下来,“想来我吴王府的,就排好队,十五岁以下,四十岁以上的不要。

    有手艺,会伺候人的老妈子,站成一排。

    七岁到三十岁的姑娘,站成一排!”

    一个脏兮兮的小姑娘跪在地上,哭着道:“大人,您收下我吧,我可能干活了,身体又壮实,您买了我肯定不会吃亏!”

    小姑娘撸起残破的袖子,露出了麻杆似的手臂。

    “大人,买我,我爹娘哥哥发大水被冲走了,我家就剩我一人了,不不要补贴,您给我一口吃的,给我一身衣服,我这辈子就替您卖命了!”

    他们跪倒在地上。

    一同跪下的,还有他们的人格尊严。

    朱钧深吸口气,鼻子有些泛酸,但他还是铁着心肠,“我是来收护卫的,不是来当菩萨做慈善的。

    若是有一技之长,都报出来,我可以适当放松条件!”

    “俺会打铁行吗”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怯弱的举起手。

    “会打铁这可是高端人才,要了,月饷三两,一日三餐,包吃包住!”

    那老汉听到这话,激动的浑身发颤,“大人,我还有一个老妻,一个孙女......”

    “收了!”

    “谢大人!”

    老汉一家感恩戴德。

    “大人,我会做木匠,行吗”

    “行,月饷暂定二两,到时候看你技术怎么样,技术好加钱!”朱钧看着他们,“会种地的,会木匠,打铁的,我都要。

    但是要有真材实料,谁敢瞒报,我们王爷发现了,可是会砍脑袋的!”

    众人都是缩了缩脖子,一些想要浑水摸鱼的人,也是退了下去。

    就在朱钧火热招人的时候,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走了过来,“那会杀人,算不算高端人才”

    朱钧身旁新招的侍卫还算激灵,见大汉过来,纷纷拔出了刀,“来者止步!”

    大冷的天,大汉只穿着短袖薄衫,浓眉大眼,脸型方阵,虽然瘦脱了相,但是声音还算洪亮。

    从体型可以看,此人以前是个威猛的汉子。

    只不过,这汉子身后还背着一个姑娘,“我不要银子,给我兄妹两一口吃的,我替你卖命。

    我一个,抵得上十个,你包赚不赔!”

    这汉子不错,养一养当个保镖,到时候跟牛五六一左一右,也挺能唬人的。

    “姓氏名谁”

    “姓李,名吉霸,我身后的是我妹妹,李心蕊,关中人士!“

    “怎么逃到这来了”

    “大周狗官,杀我父母,强抢我妹妹做妾,我杀了那狗官一家,逃难来到了这里!”李吉霸说道。

    朱钧暗暗心惊,关中到这里两千多里地。

    他带着妹妹逃到这里,可见是有真本事。

    但凡事也不能听他一面之词,鬼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你有武艺”

    “有家传的武艺,大人若是不信,可随便挑几个人过来,与我过上几招!

    若他们能打败我,我走便是了!”李吉霸自信道。

    朱钧最想要的就是有武艺傍身的高手,这李几.....吉霸,应该有两把刷子,“给他们两兄妹一套衣服,五十两银子,割五斤肉给他们!”

    李吉霸闻言,也是松了口气,他已经很久没吃过一顿饱饭了,要不是他有一身武艺,恐怕早死了。

    “我不要银子,只求大人给我妹妹寻个郎中看病,再让我们两兄妹吃顿饱饭便可!”李吉霸道。

章节目录

好看的穿越小说 在暧小说网 我在平行时空编织命运免费阅读 女侠且慢免费阅读 活力文学 文学之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小说天堂 灵魂小说 港岛旧事最新章节 顾城书屋 模拟:从奇葩动物开始全文阅读 谁让他修仙的!百度百科 【重生】暴戾王爷的替嫁王妃软又娇 肝在末世加点升级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