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您收这些灾民作甚”

    “让你收就收,那么多废话作甚。”朱钧说道:“记住了,要年轻的,老的不要。

    要是碰上十来岁,机灵的,也可以收回来,咱们吴王府可以培养。

    那些水灵的小姑娘,都买回来,咱们吴王府人太少了!

    手脚灵活的老妈子也要几个,手艺要好!

    最后,你要是敢从这箱子里拿一锭银子,我就砍了你的脑袋!”

    朱钧一脚揣在了荀不三的屁股上,荀不三撅着腚,“是是是,奴婢这就去!”

    他也认出了这些箱子,清早放在王府后门,虽然不知道朱钧是从哪里搞来的,但荀不三知道,吴王府有银子了。

    虽然还是很败家,但最起码知道往家里搂人了。

    总好过一个劲儿的往外送吧

    “老天爷,您可真是开了眼了,咱们吴王府,可算是看到点盼头了!”荀不三搞来了驴车,让府兵护送离开。

    很快,朱疯子千两悬赏自己行踪线索的事情,就在应天传开了。

    若有重大线索,五千两。

    若是有完整的线索踪迹,直接万两。

    原本还有人不信。

    当荀不三将满登登的金银倒出来后,着实惊呆了众人。

    他们也知道,朱疯子又在发疯。

    “朱疯子就是朱疯子,简直银子多的没地儿花了!”

    “自己去过哪儿不知道吗估计又犯病了!”

    整个应天府议论纷纷。

    消息随即传进了朱镝的耳中,他不禁眯起了眼睛,“这疯子,竟然知道悬赏线索。

    果真,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呼”

    黑衣和尚笑着道:“无妨,查不到我们头上,就算他们查到了赌场那又如何

    难不成徐进达还会怀疑自己的儿子”

    朱镝手执白子,落在了棋盘之上,“高!”

    黑衣和尚笑着道:“不是高,是人心。”

    “正好父皇派人过来,让我不要管,这样一来,就把我给撇干净了,只是可惜了......”

    朱镝脑海中闪过徐妙锦秀丽的容貌,当年他最想娶的人,是徐妙锦,而不是徐妙云。

    徐妙云是庶长女,而徐妙锦是嫡女。

    虽然当时徐妙锦尚未及笄,可常年习武,出落的亭亭玉立,英姿飒爽。

    现在更是胜过她姐姐。

    “没什么好可惜的,女人不过是顺带之物。”黑衣和尚淡淡道:“朱疯子写信送去了边关,太子收到后不日就会回来。

    太子对朱疯子的疼爱,世人皆知,焦急行路,要是坠马,或者......日夜兼程,害了病,也是顺理成章。

    要是太子出了事,以陛下的性子,不管是谁,都要受到牵连。

    更何况一个无法自证清白的疯子

    殿下觉得呢”

    “又高又妙!”朱镝心跳陡然加速。

    “要沉住气,越是这个关头,就越是不能自乱阵脚。

    秦王和晋王还在一旁虎视眈眈。”黑衣和尚提醒道。

    朱镝点点头。

    而此时,奉天殿内,朱远章也收到了消息。

    他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他哪儿来的这么多银子”

    杨先也是一脸尴尬,“臣马上派人去查!”

    “这是要把咱的脸给丢尽了!”朱远章也是又气又无奈,在京城悬赏他自己的行踪,这不就等于脱了裤子放屁

    朱钧是作秀给自己看吗

    想用这种手段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揉了揉发胀的脑袋,他英明一世,居然生出这么个蠢豕!

    就在这时,太监通报,“陛下,右相来了!”

    “这么晚了,宫里都要落锁了,他过来做什么”朱远章手指敲击在案牍上,“宣!”

    “宣李善仁,觐见!”

    很快,李善仁便进来了。

    李善仁跟了朱远章十几年,是心腹之一,现在更是任右相,乃百官之首。

    至于左相,这些年一直悬而未决。

    也是朱远章有意为之。

    “臣参见陛下!”李善仁跪下行礼后,还不等朱远章说平身,便起来了。

    朱远章眼皮一跳,并没有说什么,连忙让人赐座,开口道:“百师,这么晚了,还进宫作甚,难道又是有奏折落在宫里了”

    李善仁坐下后,拱手道:“臣进宫,不是因为奏折的事情,臣斗胆,敢问陛下,当如何给蔡文定罪”

    “这件事李仕鲁在审!”

    “李仕鲁为正三品,蔡文亦是正三品,嫣有同级相审的道理”李善仁道:“臣已经去了大理寺,审问过蔡文,这件事,他虽然有错,却并不至于下大狱,更不至死。

    无非是督工的速度慢了些,可慢工出细活,虽然征发了二十万力夫,可是墙砖是各地发来的。

    常有损坏,若是让各地重发,不仅耗费巨资,还慢。

    所以蔡文屡次找到臣拨款,在京城就近制作。

    那沈万千身家巨万,为了赢陛下,提价收购,以至于一砖难求。

    工部支出更是增加了三成不止。

    况且,京师城墙,本就是大工程。

    如果这都慢,那胡参知政事,岂不是更慢了

    自神武二年,胡参知政事督工监造皇宫来,这都快七年了,也不过修建了奉天殿,和一众小殿,将将修出了个大轮廓。

    每日进来,都是尘土飞扬,这难道不算懒政吗

    不仅如此,耗费更是巨资,一方大砖,居然要三十六文,修建皇宫,何止千万!”

    朱远章被怼的说不出话来。

    “陛下四十岁在应天称帝,今年是神武九年,明年便是神武十年,乃陛下五十生辰,难道陛下大寿要在漫天灰尘中度过”李善仁言辞犀利道。

    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右相,迟迟不升,也就罢了。

    可近来胡国庸风头正盛,甚至有传言,说陛下要提拔他当左相!

    谣言传出来后,他的嫡系官员,蔡文,就被下大狱了。

    一时间,朝堂谣言满天飞,胡国庸党,更是嚣张,竟不把他这个右相放在眼中。

    他心中虽然着急,可也沉得住气,这几天来,他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任凭胡国庸出招。

    可今天,他实在是受不了了。

    “那依你所见,咱该如何处置这蔡文”

    李善仁拱手道:“陛下,蔡文有小错,罚俸禄,闭门思过都可以,下大狱就过了。

    若是传出去,日后还有谁敢认真办事

    所以臣斗胆,将蔡文,释放回家。

    至于那沈家,为富不仁,理当灭族!”

章节目录

这无限的世界全文阅读 我能进入神话世界免费阅读 宇智波余孽被迫拯救忍界txt下载 幽居书屋 美好文学 亲情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时尚文学 温暖阅读 我的兵种无限进化 爱好文学 剑本是魔免费阅读 港综:被坤哥抓去拍片免费阅读 美漫:从维度魔神成为幕后黑手百度网盘 浅夏阁